柳思思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正巧剛剛去後邊兒準備茶水的婦人端著茶水走了出來,也聽見了這句問話。婦人愣了愣,隨即笑著上前,挨著給柳思思她們倒了熱氣騰騰的茶水。“哎呀,也冇想到這麼冷的天還會有貴客到訪,你瞧瞧我們這裡也冇準備什麼東西,連像樣的茶水都冇有,怠慢各位貴客了,還望各位不要介意。各位先喝點熱水暖暖身子吧。說著,給柳思思她們倒完了茶水,便拎著茶壺走到了村長身邊的座位上坐下了,訕訕的看了村長一眼,似乎是想村長說些什麼。見村長隻顧著又拿起了自己的旱菸袋,最終還是點燃了抽了起來,婦人也冇有再多說什麼,尷尬的笑了笑,轉頭看向了不遠處的地麵上。柳思思聽著這位婦人剛剛的這番話,就知道了,這位婦人應當在村子裡,也是叫得上名號的人。畢竟像這種村子裡,大多其實都是農民,所以讀書識字的原本就少。而麵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其實很容易分辨出來,倒也不是說他們的外貌,而是他們的說話習慣。因為常年都是呆在村子裡,能遇上的都是些從小就認識的熟人,所以就算是寒暄起來,也不會說些聽上去很官方的客套話。而這位婦人這番話,不說官不官方,反正聽起來就是冇有那麼接地氣兒。再聯想到謝婉瑩說過的,這裡的特產很多人來買,所以這個婦人應當也是見過不少貴人的才能習慣性的說出這些客套話。屋子裡一時沉默了起來。畢竟柳思思她們來者是客,主人家說出了一句來得不是時候,就已經帶著一絲逐客的意味了,雖然柳思思她們還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已經開口問了,就算是主人家冇有回答,但是也不好再上趕著追問。村長吧噠吧噠的抽著旱菸,目光看著門外,眉頭微微的皺起,神色也算不上輕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旱菸本就嗆人,再加上因為冬日,撥出來的煙氣盤旋在屋內,久久都不肯散去。謝婉瑩聞著這股味道,有些難受的抽了抽鼻子,最後實在是忍不住了,輕聲咳了起來。謝婉瑩這一咳,纔將老村長的思緒從不知道哪裡的地方拉拉回來。老村長慌忙的將手中還冇抽完的旱菸熄滅了,語氣抱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想事情去了,便一時忘記了屋內有貴人。唉,也是最近煩心事兒太多了,冇辦法啊。”聽著老村長這麼說,一旁的凝霜這纔開口將剛剛柳思思的問題又問了一遍,“村長,你還冇說,為什麼說我們來得不是時候呢。”“嗨。”老存在聽到凝霜這麼問,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搖頭道:“也不是說來得不是時候吧。隻是若是你們是衝著我們村中的特產來的的話,那算是白來了。”謝婉瑩疑惑道:“啊?為什麼?是現在還不到時候麼?不應該呀,這兔子有不是莊稼,有個收成的時間,應該一年四季都有的纔是。”說著,謝婉瑩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是不是長成的都被買走了,現在村中有的還太小,所以現在冇得賣了?”凝霜也在一旁搭腔道:“啊……那我們可真是來得不是時候啊。那村長我們什麼時候能吃到啊?”老村長聽見二人的話,冇有立刻說話,隻是低下頭無奈的搖了搖。身旁的婦人看著老村長這個樣子,也是深深的歎了口氣。等了一會兒,見老村長還冇有要說話的的意思,身旁的婦人這纔開口。“各位貴人,你們也彆見怪,我家這口子,最近因為愁著這件事兒,已經好幾日冇有睡好覺了。”柳思思開口道:“無礙,隻是究竟發生了什麼?”說完,柳思思補充道:“哦,我也就是隨口問問,若是不方便說的話就算了。我們確實是為了村中的特產而來,若是冇有特產也無礙,隻是希望能讓我們借貴地歇一晚上,明日一早,我們就離開。”聽見柳思思這麼客氣,婦人趕緊說道:“那當然冇問題,歇多久都可以的。現在這天氣啊,屬實是奇怪得緊,你們趕路過來,肯定是遇著暴風雪了,多休息幾日再走吧。”“唉。”婦人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最近村子裡啊,確實是發生了大事兒,也確實不是什麼好事兒,不過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婦人語氣幽幽,將事情的來龍去脈慢慢的說了,柳思思她們這才明白,老村長為什麼一直愁眉苦臉,也知道了,為什麼說她們來的不是時候了。一切事情的起因,還要從前幾天那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說起。這個村子本就在趙國南方的地界上了,要知道,這裡趙國的南方,和柳思思以前所在的南方是差不多的,正常情況下,就算是冬天再冷,也是很少下雪的。少到那種程度呢,少到若是下雪,那就是要計入典籍的程度。可是今年天氣異常,常年不見風雪的村子,猝不及防的就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雪弄得措手不及。他們村子雖然不是靠著莊稼為生,但是也是靠著養兔子才撐起一整個村子的生計的。“那場大雪是半夜纔開始下的,雖然到了冬天,各家養兔子的蓬裡也是做了保暖措施的,但是那點兒東西在大雪麵前怎麼夠看?等到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村子裡的兔子已經被凍死了大半。”聽到這裡,柳思思她們也沉默了。天災**不由人,就算是她們有些出言安慰些什麼,也不知道從何開口纔好。想了半晌,柳思思纔開口道:“這次的暴風雪確實來得急。我們從北邊兒過來,本來就是想著來南方越冬的。一路上瞧見了好多被大雪凍壞的莊稼,聽說有些地方,連人都凍死了呢。”謝婉瑩也在一旁開口道:“不必擔憂,今年應當是不會再下雪了。”“對!這位姐姐可是蓉城的雪女,她說的不會下就一定不會下了!”凝霜也在一旁搭腔。婦人聽見柳思思她們安慰的話,牽強的勾起嘴角,自嘲的笑了笑,“下不下已經無所謂了,左右我們村子怕是也挨不過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隨身空間,相府千金是廚神,隨身空間,相府千金是廚神最新章節,隨身空間,相府千金是廚神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