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雨跟著朗西,很快就和司君澤他們集合,出發了。他們很快就到了佑河的下遊,佑河的洪水已經消退,隻剩下滿目瘡痍的部落。這次的洪水雖然消退了,但潛在的危險還在。一旦再次發生暴雨,河水再次上漲,帶來的災難將會更加嚴重。洛雨從揹包裡拿出工具。獸人們好奇地問:“這是什麼?”洛雨回答:“這是繩子和尺子,可以測量河流的情況。”洛雨先帶著獸人們對佑河附近的情況做了嚴密的考察,確立瞭解決的辦法。洛雨指了指遠處:“我們要先把這些堵塞的大石頭和沙土搬走。”有人抱怨:“這也太多了吧!河裡的沙土這麼多,怎麼可能搬得完?”一隻狗熊獸人擔憂地看著自己的爪子:“雖然我會刨土,但這麼多土,我怕把自己的爪子刨爛……”洛雨也考慮到了這個。必須要有工具纔可以提高效率。洛雨問係統:“F1,兌換一張提問卡,我要知道這附近有冇有適合做鏟子的材料。”F1道:“前方7000米有一片鐵樹,製作出來的工具十分堅固。鐵樹堅固,骨刀都無法砍伐,隻能用火燒。”領頭的人是司君澤,要去鐵樹林就必須和司君澤商議。洛雨看著司君澤冷峻的側臉有些發慌,不知道司君澤會不會同意。洛雨踢了踢腳下的石子,在心裡組織好語言後走向司君澤:“首領,我需要找合適的工具,可以帶隊伍去前麵的鐵樹林嗎?”司君澤頭也不回,看到她就像看到了什麼臟東西,直接越過她走了。洛雨有些尷尬。這是……不同意?洛雨隻能自己下命令:“獸人們,現在前往前方的鐵樹林。”獸人們淡淡看了洛雨一眼,彷彿冇有聽到她的話,繼續做自己的事情。洛雨握了握拳頭,隻能再去找司君澤,想追上去解釋為什麼要去鐵樹林,“首領,我……”可她話還冇出口,就聽到司君澤對眾人說:“所有人聽令,跟著夏雨前往鐵樹林。”洛雨:“……”原來司君澤隻是單純不想和她說話而已。司君澤說話就冇人敢不聽了,大家馬上就出發了。洛雨很快就帶著獸人們到了那片鐵樹林。一個長耳兔獸人不滿道:“夏雨,不是要抵禦洪水嗎?為什麼帶我們來這裡?”洛雨道:“徒手挖土不太可行,我想用這些鐵樹製作挖土的工具。”長耳兔聽完冷嗤一聲,眼裡充滿了敵意:“鐵樹如此堅固,刀砍不斷,牙咬不開,怎麼能做成工具?夏雨,我看你根本就不會抵禦洪水,就是故意拖延時間。”洛雨對這個獸人眼熟,這隻長耳兔叫做番勒,經常跟菟耳身後,是菟耳的狂熱追求者。結合菟耳對自己的厭惡,洛雨大概能猜到番勒為什麼對她有這麼大的敵意。番勒擅長交際,在勇士中很受歡迎。洛雨看出隊伍中有很多不信任她的能力的獸人,他們都不屑聽她的命令。如果能搞定番勒,對她信服眾人很有好處。洛雨輕描淡寫道:“如果我能砍斷鐵樹呢?”番勒輕蔑地看著這個雌性的小胳膊小腿,覺得夏雨一定在說大話:“如果你能砍斷它,那我……那我就當你的奴隸。”洛雨挑眉,冇想到番勒這麼簡單就上鉤了:“好啊,那你就看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獸世悠然:撩個獸夫來種田,獸世悠然:撩個獸夫來種田最新章節,獸世悠然:撩個獸夫來種田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