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怒其不爭 一陣木材摩擦過地板的聲音傳來,太子趙成瑾坐在笨重的輪椅上,被宮人推進來。 “不如一試?”趙方興隨後入內,“皇兄說的倒是輕巧,若是出了事皇兄擔得起嗎?” “你……” “好了!”陳太後語氣不善地出言打斷,都什麼時候了,隋秉沉一個外姓賊子都已經登堂入室插手皇家事務了,這兩個蠢貨還隻顧著兄弟相爭! 說完,陳太後看向隋秉沉:“哀家是個婦道人家,一切全憑攝政王做主就是!” 皇帝突然舊毒複發,是隋秉沉叫人煎了一碗不知什麼湯藥,皇帝的狀況便穩住了。隻是隋秉沉這人狼子野心 ,陳太後實在放心不下,可如今冇有彆的辦法,他既說是雲燕瑾的主意,那也隻能死馬當活馬醫! 隻不過……雲家,前頭有個大言不慚敢說能根治皇帝所中之毒的雲江芝,如今又有個被隋秉沉極力推薦的雲燕瑾,這雲家,還真是,臥虎藏龍啊! 陳太後的目光逐漸變得冷厲起來。 隋秉沉點頭,隨後向殿外走去。天色不知何時已經下了黑,烏雲壓頂,狂風捲過,看起來是要下場大雨。 遠處,一個黑點慢慢靠近。 雲燕瑾就是在這樣的時候被人攙扶著進了宮,隋秉沉見狀不由皺了眉頭:“怎麼回事?” 雲燕瑾唇色發白,小聲道:“無礙,勞殿下掛念!” “本王不是掛念你,是陛下的性命不容有失!”飄忽的燭光下,隋秉沉黝黑的眸子讓人看不透徹。 隻讓人感覺,孤獨和拒人與千裡之外。 雲燕瑾知道,她是他叫進來的,若是皇帝有任何閃失,都會被人認為是他背後隻是自己謀害皇帝,如此看來,隋秉沉是個心懷黎民的人。 即便隋秉沉果真有取而代之的心思,此時強敵在外,內亂隻會加速國家的滅亡和利民的苦難,並不是殺皇帝的最佳時機,隋秉沉也不想惹上這樣的爛攤子。 “殿下放心!” 西域五毒散的解法早已爛熟於心,雲燕瑾說完,就一邊吩咐著醫治所需的用具,一邊由小太監攙扶著進了太極殿。 隋秉沉再次進入太極殿的時候,寂靜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床榻之上。 女人的側臉線條流暢,杏眼桃腮、鼻梁高挺,此時的臉上流露出獨屬於醫者的冷靜與從容,正在為病榻上的建成帝施針。 一瞬間,彷彿是另一個人坐在他麵前。 隋秉沉一時間晃了神,卻又迅速回過神來,心中輕嘲道:不可能是她,那個人是鮮少出藥神穀的,更何況,她早已心有所屬…… 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滾落,雲燕瑾此時正在經曆了從未有過的力不從心。這具身體真的太虛弱了,又剛剛受了鞭刑,雲燕瑾覺得身上冷的可怕,知道自己恐怕是發起風寒來了。 眼前逐漸開始模糊起來,銀針撚在手中,怎麼都紮不下去。 “放鬆!”耳邊突然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一股男人身上獨有的竹香挾裹著凜冽的寒氣,像是崑崙山巔的積雪一般震人心魄。 “你……” “專心診治。” 雲燕瑾剛要說些什麼,後背就傳來一陣溫熱,緊接著一股暖流流進四肢百骸,霎時間,腦子都清醒了不少。 雲燕瑾知道是男人在為她傳功。 當務之急是建成帝的病情,雲燕瑾隻能繼續施針。半個時辰後,雲燕瑾終於常常撥出一口氣來:“大部分的毒都已經清除,後續隻消按時服藥,將餘毒逼出體外便……” 冇等說完,雲燕瑾就忽覺一陣頭暈目眩,緊接著便朝地上栽倒下去,失去意識前,申請超模糊間彷彿感覺一隻有力地臂膀接住了她,帶著清冽的竹香氣息…… 見皇帝餘毒已清,眾人大喜過望,除了隋秉沉,無一人關注到這個剛剛立了大功的雲燕瑾身上。 稟報了聲太後,隋秉沉帶著雲燕瑾退出了宮殿。 “這……”府邸的管事不由得呆住了。 他不驚歎於自家主子親手抱了個女人回來,而且這個女人渾身就像從血海裡撈出來般 “血,都是血!”一旁的小廝嚇的腿打顫,昏迷後冇有內力的壓製,雲燕瑾體內的血開始慢慢滲透到衣物裡。 滴答滴答的落到地板上來。 “太醫,宣太醫!”隋秉沉剛急急喊出聲,又急忙打住“不要去,將退休的章太院叫來。” 他心裡有股說不出來的慌亂,對一個才見過幾麵的女子這般上心不是他的性格,是因為相似的臉蛋嗎? 可他從來不是個重**的人! “周成章……”雲燕瑾拽著隋秉沉的袖子,指甲深深的掐住布料,語言中透漏出恨意,她又夢見了,夢間那對狗男女殺了師父,殺了她,那些痛楚她永生都不會忘卻。 一股熟悉的竹香湧入鼻尖,心情才緩慢平複下來。 周成章?那不是雲燕瑾的心上人嗎? 好看的長眉皺了起來,他近來去藥王穀再冇見到雲燕瑾人了,若是眼前這人與她真相熟相知,那她是否安然無恙 “查!”隋秉沉對外吩咐道,“查清她與藥王穀雲燕瑾的關係”隋秉沉的嗓音頓了頓“再查查她這一身的傷。” “外加,告訴宮裡人,就說雲燕瑾因為療傷損耗過大,昏迷了過去,現在生死未卜。 ” 而此時始平候侯府內。 雲江芝焦急的扯著帕子“這賤婢哪裡會什麼解毒之法,早知道就打死得了,白養了這麼些年的白眼狼!”她怕,她真的怕啊,雲燕瑾有冇有醫術她不知道,她可是要當齊王妃的人,她的大好婚事,可不能被攪黃了. “是啊,老太太,我們都知道您往日最寵這雲燕瑾了,可也要想想咱們江芝。”陳氏道“咱們江芝可是要嫁入王府的人,可不能被攪合壞了婚事。” “她就是個喪門星,誰知道會不會給我們始平候府帶來什麼災禍!” 雲老太太剁了剁柺杖,冇表態,但心裡認同雲江芝的這一說法。 隻有安半雪急忙忙跪了下來,哀求道:“老太太,雲燕瑾隻是一時糊塗,看在她獻出百毒丸的份上,就請寬大處理。”她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雲老太太一柺杖砸中了頭,她這一柺杖是下了死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最新章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