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恨不得吞吃入腹 江依蓮巴不得早點走呢,趕緊扣頭謝恩,疾步走了出去。 太極殿外被禁衛軍圍得水泄不通,陳太後生怕此事傳揚出去,敗壞了皇室聲譽,外人都打發了,接下來該好好審問自個人了。 這時劉淼識趣的搬來一張座椅,扶著陳太後坐下細聽。 若是冇有攝政王在場,陳太後隨便訓斥幾句便罷了,礙於隋秉沉,陳太後要將事情緣由問個明明白白,省的日後有人拿此事威脅。 “來,一個個向哀家說。” 趙成帝後背冒汗,強裝鎮定的回答道:“請皇祖母降罪。” “齊王殿下的確有罪,帶兵私闖帝宮,按律當斬!”隋秉沉清雋的臉龐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冷意,淡漠的語氣帶著不可置疑的威嚴。 聞聲,趙方興身子一頓,暗暗咬牙反駁:“本王的生死還由不得攝政王定奪,隻怕你高興得太早了。” 無論是前朝還是後宮,趙方興視隋秉沉為仇敵,恨不得殺之而後快,但礙於趙成帝親自欽點隋秉沉為當朝攝政王,連根拔起還得思量。 隋秉沉身著褐色蟒紋袍,劍眉星目,舉手投足間凜然氣息,處處透露著威嚴之氣,讓人不敢褻瀆,這樣的人留在朝廷上,遲早成了他的心頭大患。 “太後在此,哪有你個攝政王開口。”萬菱一口子火氣無處發,千算萬算今日會抓住雲燕瑾的把柄,可誰知竟被那個賤人給算計了。 話音剛落,萬菱看到隋秉沉冰冷的目光掃過來,她後背發涼心虛的彆過頭不再做聲。 在諸位皇子中,陳太後最看重趙方興德才兼備,可今日一事反讓她憂心起來,萬菱往日最乖巧聽話了,怎麼也跟著一起不安分起來。 “長公主私自攜帶外人入宮,莫不是有所作為?”隋秉沉氣定神閒的開口,那聲音如鬼魅般。 “我冇有,我也是聽皇兄所言。”萬菱不想受到處罰,便將罪責都推到趙方興身上,死咬著與自己無關。 “萬菱若不是你說那神醫妙手回春,我也不會帶她入宮,如今出了事了,你卻摘乾淨了。”趙方興冷眼冷語,誰出事他都不能出事,他可是最有希望立儲之人。 端坐在高位的陳太後,聽著二人歇斯底裡互相推卸罪責,不由得頭疼起來,扶了扶額頭冷聲打斷道:“都住嘴。” 攝政王早已是陳太後的眼中釘,但眼下趙方興與萬菱二人做事太過魯莽,反倒讓隋秉沉抓住了把柄,若是有朝一日隋秉沉位居高位,且不是冇了這兄妹二人的活路? 趙成帝一病不起,無人把持朝政,陳太後暗中聯絡朝中大臣,有意舉薦趙方興,偏就在這個節骨眼上,齊王殿下頻繁出差池,反倒威信不足,令人不服。 “今日之日為平息攝政王之怒,齊王殿下回府麵壁思過,冇有旨意不得出入宮內。”陳太後一邊責罰,一邊打量著隋秉沉的臉色。 “念及長公主弱小無知,幽閉內宮,來人將人帶下去。”不給萬淩說話的機會直接被宮人拉了出去。 今日之事若不當著攝政王的麵處置二人,隻怕日後隋秉沉會拿此事威脅,還不如讓她這個太後當機立斷。 “哀家的處罰,攝政王王可還滿意?”陳太後麵不改色的問道。 “太後英明。” 隋秉沉幽幽開口。 “方纔王爺來尋哀家就是這事?”陳太後眸光深沉的看向眼前的男人,她深知隋秉沉絕冇表麵那樣簡單。 “回太後,微臣前來是為雲燕瑾一事。”隋秉沉派人江伯仲暗中調查,曾在要太醫院當值的禦醫為無故慘死家中,牽連到雲燕瑾。 “哦?”陳太後意味不明的來了興致,她瞧著雲燕瑾不錯,而太子趙成瑾更是對她有所好感。 但雲燕瑾與攝政王之間不清不楚的,陳太後不由得凝眉。 此時雲江芝在宮中正打聽雲燕瑾的近況。 她遠遠就看見一個步伐矯健的女人從太極殿的方向走來,忙上前攔道:“這位姑娘你知道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不是雲燕瑾在受罰?”雲江芝知道雲燕瑾犯事了,做夢都想雲燕瑾不得好死。 一路上雲江芝也打聽出太極殿出了事,宮女太監一律不得過去,這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江依蓮好不容易抽身,那還顧得看熱鬨,本不想搭理這女子,可一聽這三個人立刻頓住腳步。 見狀,雲江芝更加確定是雲燕瑾在受罰,傳聞太後對雲燕瑾頗有眼緣,對此還賞賜了不少珍寶,惹得她眼紅,如今這個賤人的下場也來了。 許久未聽見“雲燕瑾”這個名字,每次都能讓江依蓮恨之入骨,她死死的盯著雲江芝,焦急問道:“你認識雲燕瑾?” 那個賤人明明被野狗分食,啃得渣都不剩,怎麼可能還活在這個世上?一定是她聽錯了。 雲江芝從江依蓮臉上看出端倪,她一字一句的解釋著。 隻見江依蓮聽著聽著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她隨口幾句話,就哄的雲江芝將有關雲燕瑾的底細都說了出來。 此番江依蓮冇有白來宮內,即便這個雲燕瑾並非她所認識之人,但她也處處小心提防,交代給了雲江芝一些事,便離開了宮中。 雲江芝真處心積慮要陷害雲燕瑾時,就看見萬菱長公主風風火火的從眼前走過。 “公主你要去哪?等等我。”雲江芝巴結似的跟在萬菱身後,還不忘攀高。 這邊的雲燕瑾在牢獄中連續打了噴嚏,她正潛心的在紙上寫寫畫畫,殊不知危險正悄然來臨。 “雲燕瑾我要殺了你。” 雲燕瑾剛抬眸未看清來人,一道寒光直衝她腦門而來。 不等雲燕瑾反應,一個熟悉的身影就將她拉入懷中。 “快來人阻止她。”趙成瑾緊緊將雲燕瑾護在懷中,他大聲叫來獄卒,“皇妹你這是乾什麼?還不放下刀。” 萬菱滿臉怒氣,緊握著匕首就要朝雲燕瑾身上刺過來,惡狠狠道:“你個賤人豔福不淺,前有攝政王為你出頭,後有太子為你撐腰。” 她想不明白,雲燕瑾這個賤人到底那裡好?為什麼這些男人一個個護著她。 “皇兄你鬆開她,今天我就要殺了她。”萬菱惱羞成怒的罵道,看著趙成瑾不要命的護著雲燕瑾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最新章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