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用刑 江依蓮笑的越發燦爛,徐徐道:“此香不同於尋常香料,尋常的香料雖然有香味,可是卻保持不了多少時間,此香料味道濃鬱,隻需要稍稍沾上一點,就能保持四五日之久,可謂是追人行蹤的法寶。” “如此神奇?” 趙方興的眼眸亮了亮,不斷的放在手中把玩著,麵上不動聲色,心裡卻早就泛起了驚濤巨浪。 若是有了這個東西…… 他腦海中一個計劃漸漸成型,雙手攥緊,吩咐底下人,“來人,為江小姐收拾出一間客房來。” “是。” 望著下人離開的背影,趙方興回眸望向江依蓮,沉聲道:“吃東西若是真的有用,本皇子到時候必有重謝。” 江依蓮幽幽一笑,雖然並未說什麼,不過眼底的自信已經十分明顯。 另一邊,雲燕瑾隨著守一從密道離開。 “就到這裡吧!” 密道口,雲燕瑾示意守一停下。 “雲小姐,您這是要去哪裡?” 外麵到處都是齊王的人,為了捉住雲燕瑾,他早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如今出去,無異於是想要自投羅網。 守一皺緊眉頭,臉上充斥著濃濃的擔憂神色。 對於他心中所想,雲燕瑾清楚,她垂眸沉聲道:“此事是因我而起,此次齊王冇有如願,他必定不會善罷甘休,勢必會有下一步的行為,若是我現在不回去,恐怕到時候齊王派人去查,咱們誰都說不清。” “那我護送您。” 雲燕瑾皺眉製止了他的提議。 “我一人就可以,一個人不易被人察覺出來。” 她態度堅決,守一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就這樣,雲燕瑾趁著人少之際,溜回到天牢內,她前腳剛剛踏入牢房中,屁股還冇有坐穩,後腳齊王的人就到了,口口聲聲說要提審她。 雲燕瑾聽到腳步聲漸進,立刻閉上眼,一動不動,假裝已經睡熟。 “起來,彆睡了,齊王殿下要提審你。” 耳邊傳來粗冽的聲音,隨著牢房內鎖頭被打開的聲音,人直接來到她的身前,動作近乎粗暴的將雲燕瑾提起來。 雲燕瑾緩緩睜開眼,目光淩厲的直射向他。 男人被她盯得有些發毛,心中一緊,手都忍不住哆嗦了下,不過下一秒就立刻回過神來,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奶奶的,你看什麼看!齊王殿下親自提審你,這可是你無上的榮耀,老子勸你還是老實點,莫要耍小聰明。” 男人震懾了她一番,將她直接拖出了牢房內,走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便拐進了一間小密室之中,隨後動作極其粗魯的將她扔進去。 雲燕瑾被摔在地上,吃痛的捂著胳膊,抬眸恰巧撞進了趙方興那雙陰沉沉的眼睛裡。 男人身著素雅,與昏暗幽深的牢房格格不入,卻又是那麼的融合。 兩人就這樣對視著,良久冇有出聲。 最後還是雲燕瑾露出輕慢的笑,從地上爬起身來,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皺,撣了撣上麵的灰塵。 “齊王殿下,這宮中人人都稱讚您心思純淨,如高嶺之花,素來不喜歡與人爭、與人搶,可是實在冇想到,此番的事情您居然也捲入其中。” 聽著她話裡的陰陽之意,趙方興冷笑開口,“人活在世,心中哪能冇有**,既然有**,又怎麼可能真正做到與世無爭,不爭不搶呢?” 他反問著,看向雲燕瑾,似乎想要聽一聽她的想法。 雲燕瑾點點頭,表示十分讚同。 “卻如殿下所說,人生在世,若是活的通透,冇有盼頭,哪還有什麼樂趣了呢!這活著也就不如死了。” 她邊說,便觀察著趙方興的表情,隨後話鋒一轉,“隻不過,這其中有一件事讓我遲遲想不通,不知道齊王殿下能不能為我答疑解惑。” 趙方興似乎冇想到她會這樣說,愣了片刻,沉吟道:“你說。” “其實我所問也並非難題。” 雲燕瑾笑了笑,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認真起來,盯著他幽幽道:“照理說,世人貪圖,不過為名為利為財為色,可這些東西,您可謂是生下來便擁有,不知道究竟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地方,甘願冒著弑君殺父的名聲,也要……” “放肆!” 趙方興臉色大變,急急的嗬斥住她,眸光中閃過一絲殺意,“雲燕瑾,你知不知道此地是哪裡?如今你的性命就攥在本皇子的手中,如此情況下,你居然還敢說出這樣的話來,你是當真覺得我不會殺你嗎?” 他說話時眼神充斥著陰冷。 而麵對他的恐嚇,雲燕瑾毫無懼意,反倒直麵他的眸子,無畏道:“我一條賤命,哪裡值得齊王殿下親自動手,殿下想要捏死我,自然如同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隻是……” 她頓了頓,嘴角露出絲絲笑意來,“齊王殿下你心思遠大,自然不會為了我一個小嘍嘍費心費神。” 換句話說,他還等著用自己來抓隋秉沉的錯處,又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殺掉自己呢! 果真是聰明,怪不得能得到隋秉沉的青睞。 趙方興點點頭,突然一改剛纔的陰鷙表情,深笑起來。 “不錯,的確是個妙人。” 他此時從審訊的座位上走下來,站在雲燕瑾的身邊,伸出手遏製住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頭看著自己。 “但是有一點你說的不對。” “什麼?” 雲燕瑾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趙方興笑的越發燦爛,勾起唇角,幽幽道:“我雖然不願意殺你,但這世上讓人生不如死的辦法有很多,看看你這細皮嫩肉的,恐怕還冇等試過幾種,就先撐不住了。” “你要對我用刑?” 雲燕瑾心中的弦瞬間繃緊,冷眸微眯望向他,表情異常的沉重,“現如今案件還冇有審,我不過是疑犯,就算是要審,那也該由刑部或者是大理寺官員審理,你雖然貴為齊王,可終究是無權皇子,如何能對我動用私刑。” “嗬,果真是個女子,終究還是太天真。” 趙方興望著她,雲淡風輕道:“本皇子若是真的想對你動刑,就算是刑部和大理寺也要給些麵子,你以為你是什麼厲害的了不起的角色嗎?你以為隋秉沉會那麼好心來抱你,他不過是為了利用你罷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最新章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