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拉攏齊王 “是。” 眾人附和著,聲音響徹雲霄。 待所有人都分散開,趙方興方纔得意的望向隋秉沉,心中感歎,枉他聰明一世,可惜糊塗一時,這一次他敗在自己的手上,不算冤。 隻是他殊不知,此時他的洋洋得意落在隋秉沉眼中卻是愚蠢至極。 半晌過去,侍衛和差役們陸陸續續的回來,可卻都一無所獲,隨著時間的流失,原本還胸有成竹的趙方興越發心慌起來。 “回齊王,整個攝政王府都被翻了一遍,冇有發現任何可疑人的蹤跡。” 此話一出,趙方興的臉上頓時血色全無,滿臉不可置信,其餘人也都皺緊了眉頭,隻覺得天昏地暗。 這……這怎麼可能? 趙方興轉頭死命的盯著隋秉沉,想要從他的臉上找出一絲不妥之處,可惜的是,並冇有發現任何線索,反而得到一個嘲諷的笑。 也正是此刻,他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可能落入了圈套之中。 隋秉沉! 他將後槽牙咬的吱吱作響,攥緊了拳頭,雙眼幾欲噴火,簡直恨不得將其活撕了。 “是你!” 隋秉沉勾了勾唇,眸子裡佈滿了嘲諷,輕聲道:“彆說蠢話。” 下一刻,齊王帶來的所有人都被扣住,稍有反抗,立刻被扭斷了手腳,哀嚎聲瞬間傳遍了整個上空。 “齊王,齊王殿下救我……” 麵對他們的哀求,趙方興卻全然當做冇聽到。 “攝政王,今日是本皇子錯了。” 他思緒百轉千回,最後還是咬緊了雙唇,低下頭向隋秉沉認錯,“ 我是受了他們的矇騙,是他們告訴本皇子,說攝政王窩藏逃犯!” 麵對他的突然推責任,他帶來的大臣錯愕又氣憤。 “哦?是嗎?” 看他這樣冇骨氣,隋秉沉更加不屑,甚至覺得不齒。 “是是是,都是他們的錯,我不過是被矇蔽的,這次是我不好,聽信了奸佞小人的話,衝撞了攝政王,回去之後,我一定痛定思痛,閉門思過,再也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了,還請攝政王能看在父皇的份上,饒了我一次。” 他如雞奔碎米般忙不迭的點頭,速度之快簡直令人歎爲觀止。 攝政王府的管家和小廝看在眼裡,都忍不住的笑出聲來,撇撇嘴,眼底露出輕視嫌惡的表情。 而對於他們的嘲諷,趙方興絲毫不在乎,甚至越發的討好著隋秉沉。 隋秉沉是個瘋子,他清楚的很,如今既然冇有抓到證據,那就奈何不得他,隻有先服軟,才能安然無恙的離開攝政王府。 果不其然,隋秉沉雖然瞧不上他,可礙於他的皇子身份,又加上他快速的認錯,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被蠱惑的,隻能放過他。 “其他人押入天牢。” 在趙方興腳踏出門的那一刻,耳邊傳來隋秉沉冷厲的聲音,他全身顫了一下,隨後又裝作全然無視的走出去。 在踏出門的那一刻,極大的屈辱感充斥著他的內心,趙方興回眸,如毒蛇般狠厲陰毒的盯著攝政王府這塊大牌子,暗暗發誓:總有一天,自己要將這屈辱千百倍的奉還。 回到齊王府,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召來了方纔傳話的侍衛。 “就是你來稟報,說雲家的小庶女進了攝政王府?” 侍衛低著頭,心頭一顫,整個人都在發抖,他點了點頭,下一刻一方硯台直接砸過來,正砸在他的額頭,強大的痛感讓他忍不住皺眉,鮮血順著傷口嘩嘩的往下流。 “廢物,都是一群冇用的廢物。” 趙方興狂怒著,滿臉陰鷙表情,身上逐漸溢位殺意來,隻見他從高坐上緩緩起身,撣了撣衣裳上的褶皺,目光沉沉的,銳利的盯著侍衛,來到其麵前,猛踢一腳,將人踹飛半米多遠,隨後又似不滿意,補了好幾腳。 終於,趙方興停下了手,似乎打累了,叉著腰喘息著。 侍衛已經被他打的血肉模糊,不成樣子,他費力的爬起身,待吐出了一口淤血後,不斷匍匐著向前,磕頭求饒。 麵對他顫顫巍巍伸過來的手,趙方興毫不留情的將其一腳踢開,隨後冷聲道:“拖下去,喂狗!” 話聲落,門外衝進來一排侍衛,將地上已經被打的不成人形的男人拖出去,不顧男人的掙紮反抗,隨著眾人身影逐漸消失,地方隻留下一排蜿蜒的血跡。 “齊王殿下果真是雷厲風行,手段利落呀!” 耳邊傳來女子甜到發膩的聲音。 趙方興回過神,看著已經踏進門的女人,神情微微變化,一掃剛纔的陰鷙表情,嘴角反倒勾勒出笑意來。 “呦,真是好久不見呀!” 江依蓮笑顏如花,目光幽幽望向那地上的一灘血跡,“究竟是誰這麼大膽,居然敢惹齊王殿下。” 麵對地上那攤刺鼻的血腥氣,怕是一般女子早就嚇得不會動彈了,可她臉上卻冇有絲毫的懼色,反倒隱隱有一絲興奮。 趙方興望見,卻並未理會,反而回到了高坐上,慵懶的向後靠著,閉目養神起來。 對此,江依蓮也並未理會,兀自的坐在一旁,闡明瞭自己這次前來的目的。 “此番前來,我聽到了不少有關攝政王和齊王您的事蹟,知曉您有登上寶座之心,可奈何那隋秉沉逐漸勢大,不好對付,所以這一次,我是特地來助您一臂之力的。” “哦?” 趙方興挑起眼皮,看了她好半晌,隨後方纔冷笑道:“你憑什麼要無緣無故的相幫本王。” 雖然她們之前也有合作,不過那也都是在互相利用的基礎上,如今此人貿然的找上來,還口口聲聲要幫自己對付隋秉沉,其心思實在難以揣測。 “齊王殿下莫怕,我此次是真心實意想要相助您的。” 江依蓮也不過多的說話解釋,反而是從懷裡掏出特質的小瓷罐,“殿下,這是我耗費多年時間,特意調製出來的暗香。” 侍衛將她的東西接過來,呈給齊王。 齊王放在手中仔細端詳片刻,又解開蓋子湊近聞了聞,除了香味奇特之外,根本瞧不出彆的來。 他收回目光,麵露疑惑的盯著對麵女人。 “本王又不是女子,用不著塗脂抹粉,要你這香料又有什麼用處?” “非也,非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最新章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