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敢怒不敢言 太子原本就不是狠心之人,與徐良娣又有多年的夫妻情分,如今見她這般,難免心軟,皺著眉示意她起身,耐著性子哄道:“本宮哪裡說過厭惡你,隻是……隻是這些日子父皇的身子不好,加上朝廷事多,才冷落了你。” 徐良娣聽到此言才起身,不過依舊雙手掩麵,抽抽搭搭的,“殿下少用這些話來哄妾,妾知道自己無才無德,無論是容貌還是才學都比不過那雲三姑娘,可是有一點,妾剛保證,那就是妾對待您的情誼。” 她這一番話說的情深意切,讓太子也頗為感動。 “這段日子是本宮不好,忽視委屈你了。” 眼瞧著太子的態度有轉變,徐良娣心中大喜,再接再厲的訴說著往日兩人琴瑟和鳴的畫麵,又邀請他去自己的宮殿用膳。 太子本想拒絕,可看著她滿臉期待的表情,實在不忍心拒絕,權衡之下,還是跟著她去了。 仙都宮。 雲燕瑾早被禁軍的人帶走,押入大牢,連半點分辨的機會都冇有。 安半雪擋在前麵想要護住她,卻被毫不留情的甩開,頭撞在地上,當場就昏了過去。 卓七聽到訊息,為她悄悄請了太醫,又為其打點了看守仙都宮的侍衛,儘自己的全力幫她能過的好一點,將一切都安排妥帖後,他纔回到東宮準備稟報太子,誰料卻得到太子被徐良娣請走的訊息,隻能先暫時將這件事壓下,再找合適的時機。 另一邊,安半雪甦醒後又哭鬨了一番,依舊無濟於事,她如今整個人猶如被幽禁在仙都宮,動都動不了,隻能跪在神像前不斷祈禱,希望神仙保佑雲燕瑾能夠平安無恙。 雲家人第二日晌午纔得到訊息,雲老太太如遭雷擊,雲蘭芝和陳氏母女更是對其破口大罵,其餘人也是都憂心忡忡,生怕雲燕瑾的事情會牽連整個始平侯府。 “早知道當初就應該掐死這小畜生!” “哎,我早就說過,這小畜生不知死活,早晚有一天會牽連我們。” “不行,始平侯府絕對不能被她拖累。” “哼, 她原本就不是我們雲家的人,不過是個冇人要的小賤種,當初是老太太好心,留她一命,誰知道她不知感恩,還犯下這樣的大事來,依我看,如今就和她一刀兩斷,太後再派人問起,她也和我們冇有任何關係。” 雲家的人討論激烈,對比前幾日他們還仗著雲燕瑾受寵在外麵胡作非為,如今隻恨不得能躲得遠遠地,生怕隨時遭殃。 對於雲章的主意,在場諸人紛紛點頭,雲老太太也漸漸緩過神來,渾濁毒辣的眸子逐漸淩厲起來,吩咐道:“快,貼一封告示出去,告訴天下人,雲燕瑾此人不忠不孝,犯下大罪,從今以後被逐出雲家,從家譜中除名,以後再和雲家冇有任何關係。” “是。” 隨著話聲落,偌大的廳房再冇有一人說話,而雲蘭芝嘴角還露出得意的笑容,終於,小賤人被趕出雲家了! 一想到雲燕瑾之後可能遭受的悲慘場景,她便止不住的想笑。 隨著雲家發出告示,此時鬨得人儘皆知,再加上齊王和大公主明裡暗裡的推波助瀾,不少人都躍躍欲試,等著拿雲燕瑾開刀,甚至還想要通過此事攀扯隋秉沉,就算不能給他定罪,也能極大程度削弱他的勢力。 朝堂上,文武百官不約而同彈劾雲燕瑾與攝政王,辭藻鋒利,氣勢洶洶,大有一副今日不給他們一個合理的交代,他們就要血濺當場的感覺。 他們人數眾多,宛如一座大山,無形中壓得對麵喘不過氣起來。 若是換做一般人,恐怕早就亂了陣腳,被牽著鼻子走了,可隋秉沉坐在對麵,卻滿不在乎。 “攝政王,此女是你舉薦,如今出了這樣的事,你有什麼話好說?” “你究竟存了什麼心思,居然讓這樣心思歹毒之人接近皇上?” “……” 看著對麵叫嚷要自己給個交代,隋秉沉滿臉不屑,冷聲道:“本王如何,還輪不到你們置喙。” 他慵懶的靠在椅子上,眼神隻是隨意的掃過,就足以震懾住眾人。 此時,他宛如神尊般高高在上,睥睨眾人如同看渺小又無知的螻蟻,眼神中充斥著威嚴。 “你……你目中無人,欺人太甚!” 麵對他的話,在場所有人都變了臉色,更有被氣的喘著粗氣,恨不得指著他鼻子罵。 “你莫要仗著自己的權勢就企圖能一手遮天,指鹿為馬,你如今利用雲家庶女謀害皇上,人贓並獲,還有什麼好說!” “哦?” 隋秉沉挑眉,注視他良久,直到將人盯得發毛了,才緩緩收回目光,“張大人慎言!” 聽著他的告誡,張大人卻毫不在乎,甚至冷哼一聲,表示不屑,誰料下一秒他就被隋秉沉的黑甲衛拖了出去。 黑甲衛是一隻訓練有素的精兵,隻聽從攝政王和皇帝的命令,此時他們已出現,方纔還氣勢洶洶的眾人皆熄了火。 “你……” 大家看著張大人被黑甲衛拖下去,心有不滿卻敢怒不敢言。 “諸位還有何話說?” 隋秉沉冷眼掃過諸人,幽幽開口。 氣氛一時間變得微妙起來。 “大家,大家稍安勿躁,請聽我一席話。” 內閣大學士江仲伯此時站出來緩和氣氛,同時也發表了自己的見解,“我覺得此事還有許多的疑點,那所謂的認罪書,也不過是一麵之詞,若是僅憑著這些就給雲家庶女定罪,恐怕是有失公允。” “皇上自從病倒後,一直由她接受調理,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不是她還能有誰?” 有人不忿開口,“此事事實清楚,脈絡明白,一定是雲家庶女做的,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惹得天怒人怨,我看直接斬首示眾得了,也好藉此來警示眾人,告訴天下人,莫要動什麼歪心思。” 他話一出口,便有數十人應和。 江仲伯聞言,立刻反駁道:“陳大人,您方纔說事實清楚,脈絡明白,我敢問一句,當真如此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最新章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