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交付 雲燕瑾轉過身,門口那個不知等待了多久,長相俊逸的男子便措不及防的這麼闖入她的眼眸。 營帳門口火盆上的火光跳動著,將男子映襯著仿若從那楓林之中走出的仙君一般。 美好而溫暖。 雲燕瑾走到他的身前,抬頭看向這個已和自己分彆兩月的男子,覺得他似乎消瘦清減了許多,甚至眼眶之下還有不少青黑。 “你來了多久了,乾嘛就光站在這兒?還有你多久冇好好歇息了,看你眼下青黑的。” 看著他,雲燕瑾滿心滿眼的心疼。 男子則是將她摩挲著他臉龐的小手拉下,攥在手中,聲音猶如百年老酒那般醇厚:“冇來多久,看你十分認真,便不認打擾。” 牽著她的手,一邊走隋秉沉一邊細細的打量著雲燕瑾,似是要將她的模樣永遠鐫刻在心房之中。 “不準岔開話題,你還冇回答我多久冇好好歇息了。” 雲燕瑾錯開這人纏綿溫柔的目光,冇有放過男子剛剛避而不談的問題。 沉默了一會,隋秉沉還是決定實話實說,“每日都有歇息的,隻是擔心你的狀況和戰事越發的焦灼,自然便睡得不大好。” 男子的溫柔和深情,通過這一字一句熨燙著雲燕瑾的內心,聽他提到自己,她又不免想起自己的情況和那日雲清靈和她說的話語。 思量再三,雲燕瑾還是決定將心中的糾結和疑惑說了出來。 畢竟在那兩月的時間裡,除了日常為了讓身體康複做一些練習,雲清靈也講了不少關於她親身父母的故事和雲清靈自己的一些經曆。 雲清靈嚴格來說其實說不得是庶子,不過是雲氏旁係一個庶出弟子養的外室生的外子罷了。隻是因著族規才得以冇有流落在外,可以和雲氏族中弟子一塊學習。 但外子畢竟是外子,比起正經的雲氏族人而言,地位出身低了不少,時常收到一些旁係庶出弟子所出的嫡子的欺負。 為此,雲清靈其實吃了不少苦,也經曆了殘酷的鬥爭才坐穩了少族長的位置,至於其中手段,雲清靈冇講,雲燕瑾也冇問。 但她知道這其中一定是不足外人道也的艱辛和黑暗。 而從雲清靈給她講述的那些故事之中,雲燕瑾也悟到了不少道理,其中便有一點就是,戀人夫妻之間需坦誠相待,信任相加。 每一對正經夫妻之間的關係破滅都是由著不信任開始的,雖說也有不少女子癡心往複的故事。 但,雲燕瑾最終還是打算將自己身上的秘密說出來,並且也想知道隋秉沉看來自己究竟是哪個雲燕瑾。 於是乎,就這麼一路向著隋秉沉的主賬走去的時候,雲燕瑾慢慢向著隋秉沉講述著自己身上離奇的故事,完了站在主賬的門口,雲燕瑾看向隋秉沉,神情認真。 “所以,隋秉沉在你看來我到底是誰?而你真正心悅的又是誰?是我,還是我的姐姐,那個穀主雲燕瑾。” 隋秉沉看著眼前的少女,少女的神情十足的認真,但他還是看見了她最為裡麵的不安和恐懼,以及迷惘。 他想,估計少女早就對於自己的身份有了一個答案,畢竟在那個離奇的故事之中,少女稱呼所謂的前世的‘自己’,稱的是‘她’。 這答案不就是顯而易見的嗎? 在少女的心中,其實早就發現了自己和‘自己’的不同,至於這個時間是什麼時候,或許是雲氏一族待得那兩個月,或許是更早,但總的而言在少女看來她並不是‘她’。 以往少女認為自己還是那個穀主,那不過是穀主較之她更為年長,經曆更為複雜多變,已經那強烈的仇恨。 可等到仇恨一點點的消失,掩藏在最底下的真相便一點點的浮現。 身為穀主的‘她’和身為郡主的她,不同的兩種經曆在她腦海之中爭奪著主權,可‘她’終究不是她,她們終究不是一個人不是嗎。 “唉。” 隋秉沉歎了口氣,將這個不安又迷惘的少女攬入懷中,讓她側耳傾聽著自己的心跳聲。 他則是語氣溫柔,眼神寵溺的看著她,細細的,慢慢的回答少女的疑問。 “平時那麼精明,怎的到了這裡你就這麼傻了呢。你心中其實有答案了,但是卻不願相信,亦是擔心我心悅的那個非你而是她。” “嗬嗬,真是傻傻的,這樣的你讓我如何放心讓你經曆世間浮塵。聽好了,我隻說這一次,以後某要冤枉了我。” “隋秉沉心悅雲燕瑾,澄澈心悅安和。我與她不過是兩方知己,為她醉酒亦是痛失知己的悲痛罷了。” 澄澈是他的字,而安和是她的封號,澄澈心悅安和,不言而喻。但如此還未結束,隻聽他繼續細細說道。 “或許一開始,我有將你和她混淆,但久而久之便明白了你不是她,即便你有著她的記憶你也不是她。隻是身邊太多聲音告訴你,她的記憶也在告訴你,你就是她。” “所以你纔將自己當成了她,以至於雲少族長說出真相之時,你才那般的心神動盪不是嗎。” “安和啊,瑾啊。你將自己沉溺在她的仇恨之中太久了,莫要迷失了自己。你便是你,她亦是她。” “清寒的明月,和清涼溫柔的清風不能一概而論,亦是兩種不同的存在。” 少女聽了他的回答冇有吭聲,但是隋秉沉感受得到,少女伏在他的懷裡一抽一抽的,亦感受到了心口那浸透衣衫的濕潤滾燙。 他抬手,眼神依舊溫柔寵溺,抱著少女的左手一點一點的撫著少女的後背,安慰著她,給她最大的支援和鼓勵。 良久,雲燕瑾紅著眼眶抬起頭,便這麼溺斃在了男子這溫柔寵溺的眼神之中。 天上明月正圓,皎潔的月光傾灑在男人身上,給他鍍上一層朦朧的紗,亦襯的他越發的俊逸溫柔。 鬼使神差的,雲燕瑾踮起腳尖,向著那一抹粉嫩好看的薄唇而去。 少女一點點湊近的腦袋,呼吸輕柔的掃在隋秉沉的臉龐,然後一抹柔軟便與他唇瓣相貼。 隋秉沉愣了一瞬,隨後扣住少女的後腦,傾身而下。 營帳之上,月光照射出男子和少女的影子,他們頭緊緊的挨在一起,男子的手扣住了少女的腰,緊緊鎖在自己懷裡,彷彿扣住了什麼稀世珍寶。 良久唇分,一絲不可見的晶瑩在月光的照射下一閃而過,而後消失。 “到此便好,你我之間最為美好的留到大婚之夜為最好。” 低低沉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少女臉頰緋紅的依靠在男子胸膛,享受著片刻的安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最新章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