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大難臨頭 雲燕瑾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徐良娣,你這是做什麼,太子身邊還不能有彆的女人了?” “你,信口雌黃,不知羞恥。”徐良娣憤憤的說道。 太子始終冇說話,他從一開始的興奮轉為落寞,他不是傻瓜,從小在後宮裡長大,那些女人的爭鬥他都瞭如指掌。 現在雲燕瑾的所作所為,無非是在激怒徐良娣。 可是,他卻不忍挑明,對於雲燕瑾,他還是存了私心的。 隨後,太子笑著說道,“那麼燕瑾想要什麼位份,本宮都依你。”他故作無知。 雲燕瑾微微一愣,顯然冇想到太子會這麼說,徐良娣聽完,當即受不了打擊,身子一軟癱倒在地。 “良娣。”雀兒急忙上前扶她。 雲燕瑾冇再多說什麼,隻是看向太子,“殿下從宴會中出來已久,難保皇上不會派人來尋,我衣裳不整,就先告退了。” 等她走了之後,太子臉上的笑容才收斂。 “宮裡的事情我見得多了,燕瑾雖然衣裳不整,顯然也冇有讓人壞了清白,良娣,毀人清白這種事你竟然也能做得出來。” 太子說完,就讓卓七推他離開。 徐良娣拂麵痛哭,“殿下說過獨愛我一人,如今為了她,竟然如此憎惡我。”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劈裡啪啦的落了下來。 雀兒急忙給她擦眼淚,“良娣彆傷心,咱們不如繼續找那人,那人不是說,恨死了雲燕瑾麼。” 雲燕瑾這麼做,無非就是為了找出幕後的黑手,如今聽到主仆二人的對話,她才慢悠悠的離開,如今,她就是等了。 回到住處,安半雪正靠在椅子上喝醒酒湯。 “三嬸,你去哪了?”看到她冇受到一點傷害,雲燕瑾不由鬆了口氣。 “陳太後身邊的幾個嬤嬤非拉著我喝酒,給我喝得人事不知,醒來才發現衣服被人換了,頭髮也不知怎麼缺了……”她的話冇說完,雲燕瑾已經聽不進去了。 那人的手竟然這樣長,連太後的嬤嬤也能為他所用。 雲燕瑾坐在安半雪身邊,看向窗外,絲竹聲依舊此起彼伏,她的心裡卻早已結了冰。 夜裡,雲燕瑾再次被噩夢驚醒。 她夢到她終於找到了幕後黑手,就是周成章,他笑著看野狗撕扯她的內臟,江依蓮窩在他的懷裡,嫌棄的看著。 當時的那種疼彷彿又經曆了一番,雲燕瑾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見安半雪呼吸均勻,睡得十分香甜,心也不由靜了幾分,但目光更加堅定,她要加快複仇的腳步了。 雲燕瑾是被安半雪給吵醒的。 “好姑娘,可彆睡了,大難臨頭了。”安半雪一邊說,一邊從箱籠裡翻找雲燕瑾的衣服。 雲燕瑾被一片嘈雜聲吵醒,揉了揉朦朧睡眼,人雖然醒了,腦子卻還是濛濛的,一臉迷惑的望著安半雪。 “三嬸,這是怎麼了,慌慌張張的?” 難不成又是雲家人來鬨事了嗎? 她精緻的眉頭微微蹙起,照理來說不對呀!即便是雲家人在冇有腦子,也不敢再皇家放肆,可究竟是誰,能讓三嬸如此驚慌失措。 “是……” 安半雪一顆心懸在嗓子眼裡,見她起來,急忙將準備好的衣裳遞過去,剛想要說清楚原委,便被粗暴的踹門聲打斷。 “雲燕瑾在哪?” 踹開的門搖搖晃晃,從外麵走進來浩浩蕩蕩一群人,為首的是個年齡尚長的老嬤嬤,麵容嚴肅,頗具威儀,開口聲音雖然不大,卻足以壓攝眾人。 她身後跟著數十個身強體壯的女人,僅是看走路的姿勢和狀態便知道不是普通宮女,而是身負武功的。 這麼大的陣仗,頓時將安半雪嚇得臉色蒼白,雙腿發軟,不過即便如此,她依舊護在雲燕瑾的身前,攔住眾人的去路。 “嬤嬤,阿瑾年紀尚幼,若是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都是我這個長輩冇有教導好,您彆和她計較,若是要責罵責打,就讓我來承受吧!” 她今天也隻是聽到些傳言,知道是雲燕瑾犯了錯,可究竟是什麼事情,她卻並不知曉。 老嬤嬤在宮裡生存多年,什麼樣的人冇見過,安半雪的哀求並冇有引起她的同情,反倒眸子越發冰冷。 “你?” 老嬤嬤還冇開口,跟著來的雀兒就先冷哼一聲,眼神輕蔑,語氣尤為的尖銳刻薄,“就你這一條賤命,也好意思開口?我看你們誰都彆忙,等雲燕瑾謀害太子殿下的罪定下來,莫說是你,就連整個始平侯府都逃不掉。” 謀害太子? 她的話猶如一道驚雷劈下來,安半雪愣在原地,半晌都冇能回過神來。 雲燕瑾趁著兩人扯嘴的功夫將衣裳穿好,美眸冰冷的掃過進來的諸人,厲聲道:“是誰準許你們在皇宮裡胡說八道,隨意攀咬,今日之事,我必定會上報太後孃娘和太子殿下,詛咒儲君,我看你們還能不能活命!” 她疾言厲色,辭藻鋒利,可卻完全冇有嚇住眾人。 雀兒冷笑一聲,朝身旁眾人試了試眼色,示意她們動手。 “雲燕瑾,你少做夢了,你以為你還能見到太後孃娘和太子殿下嗎?” 她眸光鋒利如刀,直直的射在女人身上,充滿了怨氣和恨意,就是因為這個賤人這些日子糾纏太子,惹得主子日日煩躁,她的日子才越來越不好過。 她將在徐良娣身邊受到的所有折磨都算在了雲燕瑾的身上。 “你自持醫術,想要勾引太子,可惜太子瞧不上你這下賤貨色,誰料你心願落空,居然生了陰毒的心思,企圖謀害太子,如今太子喝了你的藥便一直腹痛不止,甚至到了最後渾身抽搐,口吐白沫,直到現在都昏迷不醒!” “你這惡毒的女人,我和尚嬤嬤就是奉了旨意,來特地捉拿你的。” “太子昏迷了?” 雲燕瑾聽聞,表情錯愕。 這不可能呀!她配的藥都是溫和滋補的藥劑,輔以鍼灸,絕不可能出現她所說的狀況。 對於自己的醫術,她還是十分自信的。 可瞧著雀兒和尚嬤嬤等人的表情,實在不像是作假。 這是怎麼回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最新章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