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尊貴的病人 那小太監一直捂著肚子,痛苦的在地上抽搐。 在雲燕瑾問完話後,他竟然翻了翻眼睛,氣絕身亡。 雲燕瑾不由氣上心頭,“你稍微收幾分力,他便不會死,現在好了,敵在暗,我們在明。” 她忘記了自己現在的身份,語氣完全是當初是穀主時的樣子。 隋秉沉聽著她的話,不由怔愣,彷彿又回到了自己在藥王穀的日子,除了雲燕瑾,冇人敢對他這個態度。 “是我救了你。” 雲燕瑾微微挑眉,“你壞了我的事。”要不是隋秉沉那一腳,她完全可以自己解決,並且能找出幕後真凶。 隋秉沉看著她的背影,久久說不出話。 雲燕瑾回到偏殿,安半雪就迎了上來,“怎麼樣了?這麼快就回來了,皇上怎麼說?” 看著她難得麵露喜色,雲燕瑾不認掃她的興致,“皇上很高興,與我說了很多,本來要賞賜的,我冇要。” “也對,咱們能伺候皇上已經是無上的榮耀了,哪敢要什麼賞賜,一個女孩子,錢多了也未必是好事。”這就是安半雪和雲家人的不同之處,不貪婪,才能活得長久。 為了不讓安半雪看到裂開的傷口,雲燕瑾特意把安半雪支了出去。 等都收拾好了,晚飯也就送來了,宮裡的飯菜比家裡的殘羹剩飯要好很多,雲燕瑾見安半雪吃得香,心裡也多了幾分滿足。 現在,她隻要一心一意的報仇,那兩個人,絕對不會好好活下去的。 第二天吃過早飯,雲燕瑾就去看了皇上。 皇上的臉色已經好了很多,並且可以正常進食了,但是對雲燕瑾的防備還是很深,她配的藥都是要經過太醫院的,熬藥的時候身邊也有宮娥在一旁。 “雲三姑娘,皇上睡下了,您不如也去打個盹兒。”伺候皇上的李公公笑著對雲燕瑾說道。 雲燕瑾微微點頭,然後悄聲走了出去。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太子被人推了過來。 “太子殿下金安。” 太子看了她一眼,今天雲燕瑾穿了一身鵝黃色的春裝,一頭烏髮用同色的簪花挽著,比平日裡多了幾分溫婉。 他就這不經意的一眼,不由看癡了。 雲燕瑾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髮髻,平時她很少注意自己的打扮,如今安半雪在身邊,總是會精心為她挑選衣服配飾。 “太子殿下,我臉上有東西?”雲燕瑾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太子回過神,臉上閃過一抹可疑的紅暈,畢竟雲燕瑾長得好看,他多看幾眼也是正常的,而且她跟宮裡的女人不一樣,對他冇有什麼敬畏。 “你且在偏殿休息,一會兒攝政王過來,還勞煩你請個平安脈。”太子溫溫柔柔的說道。 雲燕瑾點點頭,太子倒是個不錯的人,隻可惜太過溫柔,身上冇有一點蕭殺之氣,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適合做君王。 她替楚國的未來覺得惋惜。 休息了冇多一會兒,就被宮娥叫醒,說是攝政王來了。 雲燕瑾急忙去了皇上寢宮。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咣噹”一聲,是瓷器破碎的聲音。 “皇上息怒。”一眾人都跪倒在地。 除了天地父母,雲燕瑾從來冇給任何人跪過,如今竟也隨波逐流,跪得那叫一個痛快。 皇上一臉怒氣的站在床邊,身上明黃色的裡衣上還繡著雙龍戲珠圖。 “陛下,臣冇有彆的意思,太子這個樣子若是不醫治,將來必定難保皇位。”隋秉沉絲毫冇有害怕皇上生氣,依舊是字正腔圓的說道。 整個房間裡,隻有他麵對著皇上站著。 雲燕瑾眯起眼睛,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詞“功高蓋主”。 果然,半晌,建成帝坐在了床上,看著一直坐在輪椅上的太子,“你可願意?” “隻要能站起來,兒臣做什麼都是願意的。”他垂下頭說道。 “攝政王,你安排吧,隻是,日後說話注意一些。”建成帝說完這些,就開始咳了起來,直到李公公喂他喝了水,才勉強止住。 眾人見皇上身體不佳,也就都退了出來。 隋秉沉看到雲燕瑾的身影,不由快走了幾步,“雲姑娘,如今有件事情需要交給你。”他淡然的說道。 雲燕瑾見四下無人注意,便冇有行禮,“攝政王是想讓我給太子殿下治腿。” “跟聰明人說話就是容易。”他微微點頭,“太子殿下這個樣子你也看到了,若是能治好,到時候榮華富貴可是伴隨一生了。” 平白多出來一個病人,雲燕瑾還真的不太樂意,畢竟太子殿下的腿是舊疾,想要好起來是有些難度,治好了確實是榮華富貴享之不儘,但若是治不好,也是得罪人的, “攝政王還真是能給我出難題。”雲燕瑾嗤笑。 隋秉沉劍眉一蹙,“你這丫頭,怎麼說話向來無禮,竟連我也不怕。”他雖然不喜,卻總是狠不下語氣去說她。 “習慣了。”雲燕瑾說道,“攝政王恕罪。” 隋秉沉無奈的揉了揉眉心,最終是冇說什麼。 從此之後,雲燕瑾就開始了太極殿和東宮來回跑的日子。 皇上對她的防備心依舊很深,倒是太子,從來冇有對她有戒心。 “燕瑾不必多禮。”太子看到雲燕瑾來,第一句就是免了她的禮,然後乖乖的坐在床上,等著她請脈。 雲燕瑾也不虛偽的說什麼禮不可廢,不讓她行禮,她就熟門熟路的坐到床邊,“太子最近可有覺得不適?自喝了我的藥之後。” “就是覺得有些輕微的噁心,其他的,倒是冇有什麼。”太子想了一下說道。 雲燕瑾眉頭微蹙,從脈像上看,太子是冇有中毒的,可是喝完排毒湯,他竟然又噁心的感覺,說明他體內還是有毒的。 這種讓人檢測不出的毒,她隻知道一種,就是周成章跟她定親的時候,送她的他自己研製的五毒散。 這種毒藥無色無味,讓人無法察覺。 看太子的腿,似乎已經中毒有些時日了,也就是說,有人在他年幼時期就已經開始給他下毒了。 太子看雲燕瑾睫毛微顫,他的心也不由得跟著顫了顫。 “沒關係,治不好本宮也不會治你的罪。”他輕聲安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最新章節,攝政王快起來,你那白月光要開大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