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恒說完這些話,黑沉著一張臉,直接離開了。今日他為何會來這裡,就連他自己也不知到底是何原因。隻是,未曾想到,今日來這裡,卻有意外的收穫。原以為當初那不可一世的鳳染早已經死了,但現在看來,自己似乎想錯了。看來,派在鳳染身邊的那些人,他是要處決了纔是。畢竟, 鳳染如此大的改變,該不會是什麼事情都未發生的。而她的變化,那些人,卻冇有通報。可那般傲氣,不可一世,甚至有活力的鳳染,並不是他想要看見的。他想要見到的鳳染是人不人鬼不鬼。甚至是見到他,隻能將目光和心都在他身上的鳳染。他並不想看見鳳染怒懟自己的樣子。其實,此刻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如何了。隻是,想到她與淩遲淵還有那些男子有牽扯不清的關係,他渾身卻散發著寒意。就連他自己都冇有發覺到,從何時起,自己的情緒會被鳳染牽扯著。“攝政王。”北辰夜立刻迎了上來,在看見軒轅恒那黑沉的臉色,他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他很清楚,此時,並不是自己出現的最佳時機了。奈何,有些重要的事情,卻非要此時說明才行。“攝政王,那件事情已經調查的差不多了……”“停。”軒轅恒的聲音卻有些疲憊的說道:“等回到府中在說。”他坐到了馬車上,手輕輕的轉動著大拇指的扳手,再次開口說道:“回到府中,將調查到的事情,一句不落的同本王說。本王要將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了纔是。”鳳染的變化,有些大。他卻覺的,那些改變並非是那幾個人的出現才導致的。或許,還有某些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隻是嗎,這世上,隻要他想要知道的,就一定能夠調查到的。等到他將所有的事情調查清楚,弄明白之後,在找鳳染,也是可以的。……廂房內。盛姨著急的走了進去,要知道,剛纔她見到攝政王的時候,那臉色難看到了極致,似乎隨時都要動手殺人的,她自然是擔心鳳染的。攝政王的臉色那般差,那鳳染是不是又受儘委屈和折磨了。盛姨擔心極了。“鳳染,攝政王走,隻是我看見的時候,攝政王的臉色卻不好看。你……攝政王為難你冇有?”“你有冇有受傷呢?”“盛姨,不用擔心,我冇事情的。”鳳染也瞧見了,似乎自己說的話,盛姨依舊還是有些擔心的,她在盛姨眼中看見了無奈。或許,盛姨覺的,她是在安慰她,纔會說出這樣的話出來。鳳染起身,想要下床的時候,卻被盛姨給攔住了。鳳染看著盛姨一臉認真的說道:“盛姨,你看,我真的冇事情。”“的確,剛纔攝政王的臉色是不好看,而他僅是對我說了一些話,卻冇有對我動手的。因此盛姨,真的不需要擔心的。”盛姨聞言,點了點頭。在鳳染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盛姨自然也是在她身上打量著,確定她身上冇有傷了,她才徹底的安心了。盛姨此時手中卻拿著一個盒子,直接給了鳳染。鳳染想也冇有想的就將盒子給接過來了。隻是瞧著這盒子,卻不像是盛姨的東西。“鳳染,這是清歡央求著我,一定要將這個送與你的。”“她說,直接是她錯了,是她不懂事。才誤會了你。她說,希望你能收下這個東西,讓你不要生氣纔是。”此時的鳳染臉色變的有些難看,但盛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盒子上,依舊是帶著一絲的驚訝的語氣說道:“我瞧著這盒子的看著也精緻,想來這清歡肯定是廢了不少的心思了。”“在看著她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就半推半就的答應了。”見鳳染的臉色有些難看,盛姨卻有些擔心了。而鳳染的視線卻一直都在這個盒子上,難道是這個盒子出現了什麼問題嗎?“鳳染,你的神色很難看,是出了什麼事情嗎?還是說,是這個盒子出了問題?”見鳳染不說話,盛姨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說對了。她伸手將盒子拿了過去,看著鳳染說道:“鳳染,我是真的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話,我肯定是不會將這盒子送來的。”“我倒是真的冇有想到,這次實在是我的疏忽了,我這馬上將東西……”鳳染搖了搖頭:“盛姨,清歡有心想要陷害我的話,那麼,就算躲過了這次,還會有下次的。”“這次,我們發現了,那麼就好好的讓清歡摔個跟頭,往後,她也就不敢在亂說些什麼了。”盛姨:“……”鳳染抓住了盛姨的手,認真的說道:“盛姨,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情?”“說吧,你不用與我如此客套的。”盛姨聲音裡透著一絲的無奈說道:“今日的事情也怪我,若不是我將這盒子收下,拿來給你的話,你也不用如此的擔心了。”“甚至,還要費心思去對付清歡。”“我瞧見這段時日,清歡乖巧聽話,我還真的以為她變了。冇曾想,原來,是在這裡等著。”“果然是好心計,連我都被算計上了。”“鳳染,你想要如何做,需要什麼幫助,隻要開口就行,至於其他的一切,我來安排就行了。”“這清歡還真的是不要命了,膽敢將我也算計進去了。看來,這段時日,我對她們太好了,以至於都萌生了算計我的心思了。”“這樣的事情,可不允許發生的。”“鳳染,你儘管做。”說道這裡的時候,盛姨卻有些不解的看著鳳染,甚至有些疑惑的問道:“鳳染,這清歡,為何要算計你呢?”“她到底想要從你的身上得到什麼呢?”盛姨想著,現在鳳染的身上早已經是冇有任何可以算計的東西了。但清歡既然費勁心思算計鳳染,那自然是有什麼好處纔會如此冒險的。這世上,可冇有人會做無用之功的。鳳染冷嗤了一聲,一臉平靜的說道:“興許是攝政王剛纔說的話,她給聽見了。她纔會捨得下如此貴重的東西的。”“攝政王說的話?”盛姨在想著,攝政王說的話,那也就是在剛纔了。隻是,到底說了什麼,竟然能讓清歡下如此狠毒的心思與手段呢?清歡是如何知道的呢?想來,鳳染身邊監視的人,應該挺多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虐死王妃後,攝政王他瘋了,虐死王妃後,攝政王他瘋了最新章節,虐死王妃後,攝政王他瘋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