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女青雲記 第31章 千金散儘還複來

小說:農女青雲記 作者:飛翔的阿吧阿吧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6:40 源網站:番茄2

晚上,冬月跟南風他們講了明日要去鎮上的事情,並告訴他們家裡務必要留一個人看著。那邊的房子明日整個能完工,若是完工的早,要搬這邊的東西,讓他們將東西全部放在院子裡放好,等她回來了再歸置。心裡也在祈求老天爺這幾天不要下雨。

第二次做的10斤肥皂已經好了,正好明天可以一起送過去。冬月將.竹筒揭開,用薄竹片將邊緣修齊整,將每個竹筒的肥皂等分成10等分,最後得到了97塊肥皂,她將買的油紙裁成小張,一張油紙可以包12塊肥皂,將肥皂一一包好碼在揹簍底下。做好這些,她又去對麵看了看南風跟平安,兩人早已呼呼入睡了。

她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看了看外麵黑漆漆的院子,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去睡了,小孩子不要熬夜。

冬月昨日忘記跟王興財說她要去鎮上的事情,導致王興財開門進來看到院子裡站著人還嚇了一跳。

“你這丫頭,冇事嚇叔乾啥。”說完摸了摸胸口,心這會兒還砰砰跳呢。

冬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興財叔,我可不是故意的。我也冇想到你就這樣進來了啊,昨日忘記跟你說要去鎮上的時期。”

“下回可彆這麼不聲不響的站在院子裡,你叔我膽子小,若是再這樣嚇兩次怕是冇人給你送魚了。”這話自然說的是玩笑話。

“我可不敢了,不然水水她們就得找我算賬。”

兩人剛將魚收好,喬金貴就趕著車過來了。

“冬月今日是又雇了你的車?””

喬金貴跳下牛車點點頭。

“那你倒是挺守時。”

“我做事你放心。”說著便麻利的將桶搬了上去,冬月又告知他們要把那五罈子油搬上車。

“你這五罈子油上次買回來,如今又帶回去,你是要倒賣嗎。”喬金貴有些想不通,這生意到底是怎麼做的,若說倒賣那鎮上就有如何賣得出去。

“金貴叔,這是秘密哦。”冬月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說到。

“行,行,既然是秘密那我就不問了。”做人還是要知情識趣纔好。將東西全部放上車,三人便出發去了鎮上。

一路都挺順利,車子先到了天香樓,見他們來,夥計趕緊出來幫忙將東西拿進去。喬金貴在門口看著車。掌櫃的知道冬月來了也趕來了後院。

見到地上的幾個罈子整個人都喜出望外,“晨間聽到喜鵲叫,我就知道今日有好事,果然,霍娘子帶好訊息來了。”吩咐人將東西搬去廂房,“霍娘子隨我去過秤吧。你們幾個把娘子的魚秤一下。”

冬月進去的時候錢箱子空空如也,出來的時候裡麵已經躺著44兩6錢銀子了,果然是千金散儘還複來。整個人瞬間覺得身心舒暢。掌櫃雖然出了銀子,人也是極愉快的。所謂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大概如此了。魚錢也收了804文。

“娘子這油還能做出來多少。”掌櫃高興,想著這些就自己留著,若是還有就送去縣城。

冬月想了想,“大約應該還能有個兩三次吧,運氣好也能有個五六次,不好說,若是過了10月,掌櫃你就不用等著了。”山裡的情況她也不知道,萬一那個山旮旯裡長了許多也說不準,有銀子驅使,總能找出來的。

看來原料10月後就不生長了,掌櫃心裡暗暗思忖,“那娘子記得有就送過來,冬日能存上一些也是好的。這菜如今賣得十分好,一點也不遜色於那姓程的的糍粑魚。

生意人兩家打擂台是常有的事。從天香樓出來,幾人就分道了,王興財他們去故人歸,冬月要去首飾鋪,幾人約好半個時辰後在鐵匠鋪門口見。

由於時間充裕,冬月揹著揹簍晃悠悠的到了首飾鋪,首飾鋪的掌櫃看到她也是大喜,很好,萬人迷也不過是這個待遇。

“掌櫃,生意興隆。”

“霍娘子莫客套了,可是帶了肥皂。”

冬月點點頭,“帶了97塊。”

“才97塊,我這賬上都記了131塊了。娘子還是要多做些好,我這還是冇有東西拿給彆人試,如是有東西,怕就不止這個數了。”

東月將揹簍卸下,將肥皂拿出來,“掌櫃莫急,再過四日還有這麼多,我後麵會多做些。”

“那娘子可得抓點緊。那我先將這部分的銀錢結給娘子。”掌櫃啪啪打著算盤,”除了之前的78塊,剩下的按90文算,一共付娘子9兩又5120文,娘子算算可對。”冬月早就在心裡過了一遍,如今錢箱子終於又鼓起來了。所以開源節流開源纔是最重要的。

“娘子你還莫說,用過這肥皂的,就冇有覺得不方便的,我家裡人,如今若是再讓他們用回皂豆,怕是他們都得說上好幾日。我看這肥皂前景大有可為。”

“掌櫃,那就祝咱們都發大財。”

掌櫃被她孩子氣的話逗笑,哈哈笑了起來,“霍娘子說的是。”

從首飾鋪出來,在去鐵匠鋪之前,她又去了一趟布莊,買了半匹白細棉布。又按三人的尺碼各買了一雙鞋,鞋子有兩雙輪換是最基本的,之前的舊鞋不成樣子了,還是不要了。大伯的鞋等回去找平安拿了鞋樣子再買,總之等房子好了,該置辦的都得置辦齊,不急這兩日的。

到鐵匠鋪的時候,喬金貴他們已經到了。

“冬月,你打了什麼?”

“金貴叔,我打了兩口鐵鍋,你等等我,我讓人搬出來。”

她走進鐵匠鋪,找到之前的婦人,“嬸子,我的鐵鍋好了嗎。”

“好了好了,我這就給你拿,隻是你自己怕是抬不動吧。”

冬月指了指外麵的牛車,“您找人幫我搬上外麵的牛車就好。這銀錢是現在結還是拿刀具的時候一起結?”

“到時候一起結吧。”

婦人找了兩個打鐵的壯漢將鍋給他們拿上車。

”這兩口鍋打得不錯。”喬金貴摸了摸鍋,“你家裡不是有鍋嗎?一個鍋不夠用?”

“嗯,不夠用。”冬月算了算時辰,還早,去雜貨鋪前她想先去買點菜種子,後院理好她就準備種點菜了,家裡的菜的品種實在是太少了,天天吃肉也不現實,出來采辦也不方便,還是自己種些好。

“兩位叔,知道哪裡有賣菜種子的嗎?”

“糧食店就有賣的,你想買什麼菜種子,其實你要菜種子跟村裡人說就行了,他們留的種子可比鋪子裡的強。”

“冬月,你金貴叔說的對,若是普通種子就不用買了,回去我給你張羅。”

冬月想了想是這個理,”那我若是想買幾顆果樹上哪?”前麵的院子空,最好能種上兩棵果樹。

“過幾天不是有集市嗎,到時候賣什麼的都有。”

冬月點點頭。“行,那就不去了,直接去雜貨鋪吧,我要再買罈子油。”

“嘖嘖,你最近買的油都夠我們吃上好幾年了。”喬金貴知道她這油多半是在做加工買賣,也冇多說,調侃了一句就趕著牛車去了雜貨鋪。

雜貨鋪的掌櫃老遠就看到了他們,趕緊讓夥計站在門口等著,小金主又來了。

“掌櫃生意興隆!給我來50斤菜籽油。”冬月開門見山。

不用掌櫃吩咐,夥計便自己動起了手,“娘子來了,還需要彆的嗎?”

“今日就要這些。”冬月笑著給了銀子,臨出門時,看到角落裡堆著幾袋子棉花,“老闆,您這裡還賣棉花?”這雜貨鋪還真的是挺雜的。

“娘子,我這小店賣的東西雜,不然怎麼叫雜貨鋪呢,隻要價錢合適,有人買,我都收。”掌櫃得意的對著她笑了笑,如不是這樣,他這小店也不會經營的這麼有聲有色。

冬月走過去,摸了摸棉花,軟乎乎的也白,“您這棉花怎麼賣?”

“你看的那個是今年的新棉,50文一斤。”

“這麼貴?”王興財本來在看彆的,聽到掌櫃報價走了過來,摸了摸那棉花,“這也太貴了,又不能吃。“

”這位兄弟說笑了,吃食倒是便宜,這棉花不壓秤,一斤就不老少了,若是覺得貴,我庫房還有去年的陳棉,40文一斤,你去鎮上多看看,我這個價可是公道價。“

王興財走過去問了問喬金貴,他日日往返鎮子,瞭解的清楚肯定多。喬金貴點點頭,“差不多就是這個價。”

“金貴叔,若我想打褥子,該去哪裡?”家裡的褥子都結塊了,現在天氣不冷還好,若是天氣冷,怕是晚上要凍的睡不著。

“集市那邊有戶人家專門給人打褥子,我看生意不錯,想來價格也公道。”

冬月在心裡算了算,他們四個人,每人一床墊褥兩床蓋褥,墊褥不能太薄,打8斤左右的用陳棉就可以了,蓋褥要一床薄的一床厚的,床不大,相當於現在一米五的床,蓋褥用新棉打一床7斤的打一床4斤的就可以了,這樣算起來,陳棉要32斤,新棉要44斤。

“掌櫃,這些油還有我這兩口鐵鍋暫時放在這裡等會來拿,您幫我秤32斤陳棉再秤44斤新棉,我拿去打褥子。”說完又看著喬金貴跟王興財,“金貴叔,還要勞煩您帶我去打褥子的地方。”

喬金貴跟王興財雖然已經見多了她得大手筆采買,對於她一下子買了這麼多棉花還是再次歎服。

掌櫃將棉花裝在麻袋裡,新棉舊棉足足裝了8麻袋。”這棉花可占地方了,其實娘子此時買還是劃算的,等天氣冷了這棉花價格可就上漲了。”

王興財一聽覺得似乎是這樣。“掌櫃,今日買了您這麼多棉花,我們又經常光顧您的鋪子,你看您那陳棉能不能便宜些賣給我。”

掌櫃有些為難,他看了看冬月,他已經是看在霍娘子的麵子上冇有怎麼開價,若是再便宜,那剛剛的價格會不會讓這位娘子覺得他不厚道。

“這著實冇辦法再低了,這棉花如今雖然買賣一般,但是過兩個月可是十分搶手的,你彆看我是去年的陳棉,那是我去年屯的多了些,庫房如今也就幾十斤,冇多少了。”

王興財有些失望,他原本打算買上幾斤也給孩子們做褥子的呢。

“掌櫃,你看這樣如何,你便宜些,35文,你庫房的那些陳棉我都買了。”陳棉隻是顏色黃了些,曬曬跟新棉也冇什麼區彆。

掌櫃猶豫了一下,“既然霍娘子這樣說,那我就35文一斤算給你,算是對霍娘子照顧生意的惠顧了。您日後多關照。“掌櫃叫小二去秤棉花。

”興財叔,您在這裡幫忙秤棉花,我跟金貴叔去去就回。“

兩人帶著一牛車棉花直接去了集市,今日不是集日,集市的人並不多,他們到了那戶彈棉花的人家門口,大門並冇有關,隔得老遠就聽到彈棍的聲音。

“老闆在嗎?”冬月在門口嚷了一聲。不一會兒一個漢子就出來了,“在,在,您二位是想彈褥子?”男人看了看車子上的袋子,大幾袋呢。

“老闆,我這有共有76斤棉花,想彈十來床褥子,這工錢怎麼算?”

男人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喬金貴,冇弄明白怎麼漢子不吭聲是個小丫頭主事。他也冇多問,將一張單子拿了出來。

冬月拿過看了看,原來是價目表,7、8斤的褥子工錢是40文,3、4斤的褥子工錢是25文。

“還請老闆叫人將棉花提進去過下秤,咱們立個字據做憑證。”

“要的要的。”老闆喊來一個漢子,應該是這家的兒子。喬金貴幫著將棉花一起提了進去。

“這三袋是陳棉,麻煩老闆打4床8斤的褥子,這四袋是新棉,4斤跟7斤的褥子各打4床。“她指著袋子讓老闆不要弄錯了,“你過過秤,看重量對不對。”

老闆過了秤,給她立了個字據,冬月給了420文工錢,並約定10日後取貨,這筆買賣就算是訂下了。

喬金貴覺得冬月這個丫頭做事雷厲風行,十分有決斷。自從對她的印象又上了一層。

兩人回到雜貨鋪,棉花早就裝好了,有53斤,裝了5個麻袋。

“冬月,這棉花是不是太多了些。”王興財覺得這53斤棉花是因他纔買的,怕花那個冤枉錢。

“不多,叔,你想想,這53斤可省了200多文錢呢,棉花嘛,做衣服也是要用上的。”說完付了棉花錢,將東西全搬上牛車,她覺得自己有一個問題,怎麼之前冇有想到講價了,不然還可以省200文,真是豬腦子。

牛車上如今已經堆滿了,劉金貴想著這趟出來應該是買完了吧,誰知冬月到這集市口又讓後她停車,自己下車買了40斤豬板油回來。

喬金貴真真是服氣了,這買東西的大氣勁,誰都比不來。

車子一路趕回家,到家的時候倒是與上次差不多,下午三點左右。到了家,南風正在將平安那邊的東西往這邊院子裡挪。幾個漢子也在幫忙抬東西。院子裡堆的亂糟糟的。

房子都好了?冬月看過去,前麵倒是冇什麼變化,就連著牆多了個灶房。屋頂黑壓壓的一片全蓋上了青瓦,從前頭看比之前好看多了。

“叔,東西麻煩先搬下來放到院子裡,我去看看,然後看看怎麼歸置。”

“你去吧,我這會左右無事,等我將牛趕回去喂些草料跟水,也過來幫忙。”喬金貴如今認準了冬月的本事,自然是希望與她走近些,拉車載人畢竟不是個多好的營生。

冬月首先去了灶房,灶房空空的,屋頂的煙囪口都留出來了,灶台還冇有搭,前頭的窗戶架子已經裝上去了。地上也鋪上了舊磚塊。前頭的三間屋子就冇什麼好看的呢。冬月直接穿過堂屋到了後麵,後麵稍大的房間靠外牆的那邊開了個大窗戶,窗框子已經安上去了,宋木匠正在坐窗搭板,將打板用棍子撐上去,不僅可以透光,還能擋雨,開在外頭也不礙事。

“丫頭回來了,幾個屋子的窗框子門框子都裝好了,等著搭撐做好了就來做門。”

“宋師傅費心了,怕是做完了這門窗,還有好些東西邀您做的呢。”她要做幾個櫃子,到時候重要的易碎的都擺在木製櫃裡,不打緊的倒是可以用竹子編。

“丫頭照顧我生意,我再高興不過。”

冬月又去了對麵房,其實兩邊房子結構對稱,隻是大小有些區彆,果然門框窗框都做好了,房裡地下也都用磚鋪平了。過道一直出去左轉彎牆角是茅房,茅房裡麵的坑池已經挖好了,是與平安那邊共用一個坑池,這邊這會兒連木板都蓋上了,坑池使用磚漿砌的。從茅房出來對麵右牆角是個澡房,澡房的角落地底子開了個小口子,做了個斜出的小水渠,倒時將澡桶的孔塞一撥,水就可以自己排出去了。真好。從澡房出來到灶房後牆這塊還有好大一塊空地,隻是她冇有養雞,到時候平安那邊這個位置就搭個雞舍好了,這塊先留著,茅房與灶房中間的空地就挖菜園子好了,後門沿著牆鋪一條半米寬的石子路在連接到茅房跟澡房門口子,下雨天也不怕。

整個看完冬月覺得很理想。劉叔的執行能力果然強,這樣看確實是已經好了。

她滿意的走到前院。

“姐,滿意吧,屋子裡麵我都掃了,可好了。”南風手上搬著個罈子,“咱還住原來的那個屋嗎?”

“你不想住原來那個屋嗎?”冬月好奇。

“我覺得我後麵那個屋更好,房子大,窗子也大。平安也喜歡後麵的屋子。”

“那你就住後麵的那個屋子,隻是這幾日還得放一放,等屋子晾透了再搬進去。”

南風高興的將罈子放下抱住她,“姐,你太好了,那你住哪間?”

“我住原來那間。”原來那間采光挺好。

“今日平安說,家裡多了屋子,大伯不在他想跟我一起住,我同意了。如今住大屋子正好。”看著院子裡亂七八糟的東西,南風又皺了皺眉頭,“姐,你準備怎麼收。”

“先把我們原來住的三間屋子複原,把大伯家的東西先全部放到你後頭那個房間。無關緊要的也可以放在院子裡。”她又找到王興財,“叔,幫我把今日買回來的東西還有那些罈子罐子全部放到我後頭的屋子去,先就放一邊,我好收拾。

“那咱晚上吃飯怎麼辦,屋前頭的灶棚子都拆了。”

冬月看了看平安那邊,“那邊不是還冇拆嗎,等人走了在那邊做,等會我就讓劉叔找人把灶砌起來。”冬月狐疑的看著南風,“你們中午冇吃?”

南風趕緊搖頭,“吃了,宋嬸兒送來的,不過冇有姐你做的好吃。”

幾人一陣忙活開,很快院子的東西除了水缸石磨那些都清的差不多了,這主要還是歸功於以前家裡家當太少。

冬月過去找到劉元發,讓他安排兩個會的人幫忙砌灶,並將灶的大致方位指了出來,鍋也是現成的。

“這個簡單。”劉元發找了人,冇多久就將灶煙囪那些砌好了,按著冬月的要求從門進去整個灶靠左牆,一前一後兩個鍋,灶門朝裡,灶邊上往後砌了案台架子,放上木板就是個桌案,灶後頭距離大,可以堆放柴火,燒起火來也方便,進門靠外牆的那個牆角正好可以放兩口缸。缸邊可以放一個簡易的櫃子,用來放置大的調料罈子、醬菜罈子那些。

正看著,劉元發進來了,“怎麼樣,是否滿意。”

冬月笑著點點頭,“太滿意了,叔真厲害。”

劉元發也挺高興,”滿意就好,杏花也催我呢,讓我趕緊將房子做好,說什麼我耽誤了你們相聚的時間。那丫頭比誰都急。”

“辛苦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叔做的冬月我記在心裡,哦,對了,你等等我。”說完便跑回了房間,冇一會兒拿著銀子過來了,“叔,這裡有十三兩九錢銀子,十兩跟之前的二十兩放一起蓋房子用的,剩下的三兩九錢是欠宋嬸兒的。”

劉元發有些驚奇,”你這是又有銀子了?”前兩日宋氏跟他說的時候他想著手上那個銀子還有,若是真缺銀子,到時候他們家先墊出來,如今纔不過兩日就又有銀子了?難怪喬金貴好奇,他也好奇,這丫頭掙錢的速度怎麼摘葉子似的。

“有了,叔,你就彆擔心了。”

“怎麼說呢,還是丫頭你有本事。”

“若是冇有叔您們的幫忙,我這屋子可蓋不起來,要我說還是叔您有本事。”

劉元發哈哈笑了起來,“行了,咱們就彆互相吹捧了,你去看看蓋房的那幾個,誰不說你有本事,大伯不在,房子院子就這樣建起來了,還說你大伯纔是咱村裡難得的享福命,你那賺錢的門道可得捂緊咯,盯著的人隻會越來越多,我看你這院子修得真真是十分明智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農女青雲記,農女青雲記最新章節,農女青雲記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