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泰的故事 第9章 步入正軌(上)

小說:寧泰的故事 作者:快樂的魯迪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7:00 源網站:番茄2

“嫂子。”寧泰將盆遞給一旁的楊二嫂,笑道:“讓你見笑了,這練功消耗極大,若冇你幫忙,我還不知道要躺多長時間才能緩過來。”

“每次練功都要出那麼多血啊?”楊二嫂站在陽光下,白皙的麵龐被陽光曬的有些泛紅:“看著挺嚇人的。”

“我本事低微,便隻能冒些險,不然要給其他武子看不起的,等實力上去了,就好了。”寧泰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急忙換了個話題:“明日開始,讓薛大哥送雙份下水來,現在豬肉怎麼賣?”

“後鞧便宜些,十五文左右一斤,前槽大概十八文,裡脊和精排就貴的多了,且不好買,都給酒樓和大戶人家預定走了。”

“後鞧就行。”寧泰沉吟道:“麻煩嫂子每日幫我做十斤。”

“十斤?”楊二嫂驚訝道:“真能吃的下?”

“小子是天生的大肚漢。”寧泰笑道:“彆看我瘦,卻是個極能吃的。”

“按你這吃法,一天就要三四錢銀子。”楊二嫂默默計算了一下,道:“你之前給我五兩,也就用十一二天。”

寧泰擺了擺手,道:“嫂子不必擔憂銀錢的事,隻管按我說的做就行。”說著,少年從錢袋裡摸出一個十五兩的銀錠子遞了過去:“這是宗門鑄的銀錠,當能多換些銅錢,我現在有了活計,錢不是問題。”

宗門鑄造的銀錠純度高,兌換銅錢時會有所溢價,差不多能換到一千二百文一兩,這也是寧泰之前為什麼不與那些掮客兌換小功錢的原因,那些人手裡的銀子成色不足,遠不能與宗門的銀錠相比。

楊二嫂接過銀錠看了看,確認了銀錠的成色後,說道:“我明日就去換成銅錢,免得帶在身上不妥當。”

“嫂子做主就是,不夠我再給你。”寧泰緩步走到院子當中,笑道:“嫂子先歇息吧,我這還冇練完呢。”

“你就這兩件衣裳,現在不洗出來,明日該冇得穿了。”

才上身的衣服,被寧泰這一通折騰,遍染血跡,確實是不能再穿了。

寧泰冇說什麼,卻想著找機會要去置辦幾件衣裳,武青鬆生活拮據,穿得出去的衣衫便隻這兩件,自己卻是個好麵子的,當不能再如前身那樣。

收拾思緒,少年靜立片刻,將《黃巾力士搬山功》在腦海中默複了一遍,隨即便緩緩動了起來。

寧泰拳緩緩揚,腳蹣跚動,動作極慢,好似身上壓了千斤的重擔一般,雙目圓瞪,咬牙切齒,五官愈發扭曲。

搬山功便隻這一套拳操,行拳時以獨特法門運勁,便能達到壯力的目的。

一旁的楊二嫂時不時抬頭瞅,卻見少年臉麵通紅,雙目充血,渾身如淋雨般冒著大汗,好似身上有幾人十個攔著一般,出拳慢如龜爬,暗暗奇怪,這小子打拳怎地如此,自己也曾見過彆的武子切磋,那都是動如脫兔一般,眨下眼的功夫就能交手七八招。

寧泰這一套拳打完,用了近一個時辰,待收了拳架,已是暮色降臨,腳下青石磚的顏色比周圍深沉許多,竟是被他的汗水完全浸透了。

此時,他隻覺渾身脫力,就想上床睡覺,卻還是忍著,和楊二嫂吃了晚飯,又洗了洗,這才進了自己屋休息。

第二日,少年一清早便急匆匆的出了門,路上隨便買了些麪餅對付一口,趕在上工前來到了熔礦坊。

與盧管事打了聲招呼,寧泰來到後院,老巴正蹲在小棚子裡,見少年過來,急忙磕了磕菸袋鍋,起身笑道:“便知小公子今日一定會來。”

“這般好活計,自然是要來的。”

寧泰脫了衣衫,將汗巾披在脖子上,拿著手套,走到板車邊:“一頭午就能完事,下午我還能回去練練功,兩不耽誤。”

拉著板車來到堆放的礦磚旁,老巴小跑幾步趕過來,兩人一起開始乾活。

經過昨日的修煉,寧泰隻覺得死沉的礦磚拿在手裡似乎輕了幾分,千斤重的車子拉起來也不再那麼費勁了。

“頭幾日最累,等順過架來,便不覺得什麼了。”老巴看著少年額頭上的汗水,笑道:“這場子夏天死熱,冬天死冷,隻春秋兩季還算舒服。”

“老哥可知城裡何處有便宜些的雞肉賣?”寧泰不去接老巴的話頭,隻詢問自己關心的事。

“買雞肉當然要去彩禽坊,凡是家禽都要在那裡處理好了,才能送進城裡各處。”在後麵推車的老巴,悶聲道:“整雞便宜不了多少,隻是足夠新鮮,都是新殺的,但鵝肉卻是賤的很。”

“彩禽坊?在何處?”寧泰調轉車頭,放穩板車,一手一個,將礦磚往爐口裡扔。

“出了巷子,往北走,在亂毛巷裡邊。”老巴站在車子另一側,一邊乾活,一邊說道:“彩禽坊周圍有不少小販,雞鴨鵝都有,也有兔子和狗肉,隻是要注意不要被蒙了,買些病死或快臭的回去。”

寧泰點點頭表示明白,不再多說,心裡尋思著要不要下了工,去彩禽坊看看。

雖才練了半日功,但少年的氣力卻見長不少,又是個肯乾的,很快就填滿了一爐。

拉扯粗繩,提示裡麵可以開工了,寧泰灌了一大口水,卻冇歇著,而是對老巴說道:“老哥,咱倆再運幾車,把礦磚堆在爐口,等裡麵好了,咱倆直接填,這樣還能早點下工。”

“行啊,我之前就是這般乾的,隻是怕你累,冇敢提這事。”老巴收起剛拿出來的菸袋鍋,戴上手套,道:“再推四車就行,多了爐口這邊堆不下。”

“行,就按老哥說的乾。”

………………

今日提前半個時辰下工,寧泰便不急著回家,去找了家成衣店,選了兩身亞麻的薄衣褲,又買了雙皂鞋,這才往核桃巷走。

因為繞了路,寧泰往回走的時候,不得不經過桃花巷,這條小巷雖然不起眼,但因為裡麵住了不少暗娼,在洪流城裡也算是個出名的地方。

寧泰拎著個小包袱,低著頭腳步匆匆的往前走,有不少身著薄衫的女子或坐或站守在屋前,見有人過來,便操著軟糯勾人的聲音招攬生意。

“小哥,進來聊聊啊!”

“小公子,練功累了吧?不如來我屋裡歇息片刻。”

“小武子,來姐姐這,姐姐與你快活快活。”

……

虎狼之詞不絕於耳,寧泰卻是充耳不聞,隻埋頭趕路,但剛到巷口,拐了個彎,卻遠遠的看到一個人影,正忙三火四的往這邊趕,少年不假思索急忙閃到一旁的樹後,悄然隱藏。

來人正是之前毆死武青鬆的三人之一,尤智勇。

尤智勇比武青鬆大兩歲,身材略矮,五官說不上好看,但也算周正,隻是蒼白的臉上長著不少雀斑。

寧泰蹲在樹後,看著尤智勇拐進了桃花巷,便輕手輕腳跟了過去,躲在牆後,伸頭往巷子裡瞅。

尤智勇進了巷子,腳步便放慢了幾分,左瞅右看,時不時還與旁邊攬客的暗娼調笑幾句。

“冇想到這傢夥還好這口。”

瞅見尤智勇牽著一個女子的手進了屋子,寧泰忽然計上心頭,眼珠轉了幾轉,隨後扭頭往家裡趕。

之前,他還想著去彩禽坊看看,打算買點雞肉吃,但此時他卻冇了這個打算,一路走一路想著尤智勇的事,等到了核桃巷,心裡的想法已經有些模樣了,隻是還有些東西需要慢慢確認。

“小公子今日早了些。”正在灶間忙活的楊二嫂聽到院子裡的動靜,伸頭往外看了看。

“今日乾活痛快,就早點下工了,還順路去買了兩身衣裳。”

寧泰將包袱放在大屋前,隨後便去洗身子,楊二嫂擺桌端菜,不一會兒兩人就坐在桌邊開始吃飯。

“雜碎與豬肉都燉好了。”楊二嫂給自己炒了個小菜,還盛了一碗燉肉的湯汁。

“有勞嫂子了。”寧泰夾著雜碎往嘴裡填,卻冇敢多吃,隻墊了墊肚子,便撂下碗筷,道:“等會怕是還要麻煩嫂子,我這門功法極耗體力。”

“那我就在旁邊等著。”楊二嫂將碗裡的肉湯都喝了,便急忙開始收拾碗筷:“聽說宗門裡的仙師都是日日打坐,怎地武子練功這般嚇人?”

“那都是內門的師兄,引氣入體纔不用打熬身體,武子都是和我一般。”

寧泰解釋道:“鍛體期是修真第一鏡,須得將身體鍛鍊結實,纔敢引天地靈氣入體的。”

“小公子說這些,我卻是聽不懂的。”楊二嫂撅著小嘴,無奈道:“我那當家的以前也曾想過進宗門,卻是個冇天分的。”

“我天賦也是一般,不然也不能入門一年多了,還如此不堪。”

楊二嫂歎了口氣,端著碗碟往灶間走,寧泰把飯桌搬到一旁,抹了抹嘴,脫去上衣,立在院子當中,閉目片刻,收拾了心情,緩緩舒展肢體,開始練功。

經過昨日的修煉,寧泰發現《十三太保橫練功》對於皮肉筋骨的錘鍊要遠優於《洪門鍛體功》,而《黃巾力士搬山功》雖然以壯力為主,卻也同樣能夠錘鍊筋肉和骨骼。

所以,寧泰打算暫時放下鍛體功的修煉,待將其餘兩門功法修煉的有些火候之後,再練《洪門鍛體功》。

畢竟橫練的功法並不涉及臟腑和血髓,所以想要完成鍛體,還要靠鍛體功。

到時候,《洪門鍛體功》針對皮肉筋骨的前幾層,很可能一蹴而就,自己或可直接邁入練血階段。

楊二嫂端了個小凳坐在自己屋門口縫補衣服,時不時的瞅一眼練功的小武子,見那**的精壯身子上,每一塊肌肉都在劇烈的抖動,血滴從皮下冒出,隨著汗水不斷落下,不由得暗暗乍舌,心想難怪自家男人入不了宗門,這般遭罪的修煉,那死鬼斷然是抗不下來的。

想到這,又記起自己一個新寡的婦人,還揹負著不低的債務,眼中頓時泛起淚光,鼻子一酸,卻又不敢出聲,隻得捂住嘴巴,強忍著酸楚,抹了抹眼角的淚水,捏著針隻去縫補衣服,不再胡思亂想。

寧泰今日修煉速度快了幾分,一來是有了經驗,不像昨日初次嘗試那般生疏;二來是本身實力有所提升,功法的威力和效果就都跟著降了一些。

但血卻是冇少流,可也冇有累的癱倒在地,連動也不敢動,少年此時還能勉強站著,隻是喘的厲害。

“好了?”一旁的楊二嫂見寧泰拄著膝蓋彎腰猛喘,急忙起身,問道:“要吃點東西嗎?”

“嗯。”寧泰慢慢坐在地上,抹了把臉上的血汗:“有勞嫂子了。”

楊二嫂小跑著進了灶間,又伸出頭來,望著院子當中好似血人一般的少年,問道:“雜碎?”

寧泰隻點了點頭,雙手撐地,努力讓自己不倒下。

年輕的寡婦捧著個大盆跑回來,蹲在少年麵前,夏日清涼的著裝,讓寧泰得以窺見頸下的那一抹雪白,卻是不敢放肆,隻好閉上眼,長大了嘴巴任由楊二嫂往裡麵填。

大半盆豬雜碎在胃袋裡化生出數道暖流,不斷的修補著受損的肌體,冇多一會兒,便疲累儘消,傷痛儘複了。

“多謝嫂子。”寧泰深吸一口氣,站起身活動了一下,對一旁的楊二嫂笑道:“再過幾日,便不用這麼麻煩了。”

“不麻煩。”楊二嫂看著盆裡有些凝固的油脂,道:“用不用去熱一下?”

“這樣就行。”寧泰擺了擺手,走到水缸邊,一邊清理身體,一邊說道:“惹急了,便是生的也敢吃。”

“那多腥啊!”楊二嫂嘀咕了聲,轉身捧著大盆回到灶間。

洗去身上血跡,寧泰再次回到院子正中,拉開拳架,開始修煉《黃巾力士搬山功》。

楊二嫂從灶間出來,見少年慢吞吞的在院子裡打拳,表情猙獰,那精瘦的身子彷彿負重萬鈞,肩扛山嶽。

一套拳操,直至黃昏才堪堪打完,神情委頓的寧泰席地而坐,歇了好一陣兒,才緩過來一絲氣力。

楊二嫂熱好飯菜,搬桌擺盤,瞅著滿臉疲憊的少年,問道:“我餵你?”

“不用。”

寧泰苦笑一下,強撐著疲憊,起身來到桌旁,捧起飯碗開始往嘴裡扒飯,每吃一口,他身上的疲累便消減一絲,待將剩下的雜碎以及十斤豬肉全部吃光,便又如生龍活虎一般,精神奕奕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泰的故事,寧泰的故事最新章節,寧泰的故事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