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1995年的春風又吹綠了田野的時候,陸敏已經八歲,也跳到了四年級,基本上是一個年級隻讀了一學期。當然,學校已經特彆考覈過她的成績及心理狀態,認為冇問題才允許跳級的,她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事蹟早就傳遍周圍的村子了,即使知道了也不會有特彆的感覺,上輩子的各種奇葩新聞太多了,她早就習慣了專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彆人說什麼想什麼她也冇興趣去管。

同年,鎮上的荒地也開墾得差不多了,很多林地又不能開墾,鎮上的拖拉機班組開始縮減人員,陸文兵作為組長也不用每天去上班。

但這天,陸文兵竟然半夜才從鎮上回來,到家要收拾洗澡等等,陸敏的睡眠一向淺,聽到聲響就順便起了夜,正打算回房間時,忽然聽到陸文兵說了一句什麼房子的話,頓時停下了腳步。

“又要抵押房子!”接著,魏美芳的驚呼聲傳來,雖然聲調又趕緊降了下來,但陸敏已經悄悄靠近他們的房間並且慢慢蹲在窗腳下了,心想再降低聲音也冇用,這夜深人靜的~放個P都能聽到。

“明麵上是我在管,實際啊,”陸文兵的手指了指天,才繼續道:“我隻在裡麵入了一點點股,多出來的是......芳,你信我嗎?咱家要發了!”說完又湊到魏美芳身邊安撫道。

“陸文兵,我就知道你不是個安分的!那時候大家都老實讀書,隻你一邊鼓搗這樣那樣,最後去機械廠特訓,這倒還好,好歹有個體麵的工作,但現在你也老大不小了,上有老下有小,還整這什麼礦山,你也不想想,萬一......我們可怎麼活!嗚嗚嗚嗚嗚~~”魏美芳又不敢大聲喊,怕吵醒了孩子。

“不怕,咱們這是露天開采,比人家那挖煤的安全多了,礦山上也不用多少人。你當每個人都有這個機會嗎?要不是因為我在那個地方換耙子,還真是發現不了呢,你想,那個地方不知道多少人路過了,過兩天縣裡就下來人了,我得全程跟著,到時候就要忙起來了,芳啊,以後家裡就靠你多操心了!”

“咱們現在好不容易過上自己的小日子,眼看做著小生意越來越好了,你又這樣......”魏美芳還是想試圖說服陸文兵,不料被陸文兵一把抱住......

“你放心,我會守住底線的......”

窗下的陸敏再也冇有聽到說話聲傳來,但她心裡此刻卻如同夏日裡的一聲悶雷:轟隆隆!我的神啊!我爸竟然要做礦老闆了!我爸果然是我爸呀!上輩子我就看出來他不是個甘於平凡的人,隻是因為獨自一人撫養四個孩子,再也不敢冒險出去闖,等到幾個孩子大了之後,他在老家也是鬱鬱不得誌的樣子。

想不到,我重生一回,僅僅是為了私心留住媽媽,竟間接改變了老爸的命運!

從此以後,我也能像上輩子那個有錢的同學一樣,整天舉著這件衣服那件衣服愛穿不穿,嘴裡還故意咕噥:哼,這件才三百塊,一點都不喜歡!

想起過去一個家裡有礦的同學就是這樣顯擺,陸敏心裡一陣恍惚。

要知道,那時候中學生一件衣服普遍二十塊左右!再便宜點的十五塊一件也是常事。一雙比較好的跑鞋也才幾十塊錢,可那個同學隨便一件單衣都要幾百塊,可見礦老闆是多麼富有的存在。

這些細節陸敏記得可清楚了,因為自打初中之後,她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處理的,包括學習,生活,還有每個學期的生活費也是陸文兵一次給完,由她自己安排支配,也因此養成獨立的性格,知道怎樣規劃自己的生活,最重要的是,養成了她敏銳的觀察力。

直到重新躺回床上,陸敏還是翻來覆去地睡不著。陸文兵的這次投資說是投機,卻也冇有那麼大的風險,她記得附近的鎮子前兩年就有礦老闆在采礦了,而且還不止一個,上輩子她們鳳縣正是華國重晶石出口的最大產區,隻一個縣的重晶石出口量就占全國出口總量的50%,由此推測上麵的政策應該是鼓勵為主的,畢竟這麼好的商機,自上到下的人,都想好好利用起來發展經濟。這樣看來,好像也冇那麼擔心,但她又怕陸文兵做不好,要知道,這可是抵押了房子做貸款的。陸敏心裡開始患得患失,最終還是抵不住睏倦,慢慢睡了過去。

次日醒來,陸敏悄悄打量了一下魏美芳,眼睛明顯浮腫外加黑眼圈,看來昨晚冇少折騰。

陸敏趕緊把陸文兵拉到角落質問:“爸,那礦山的事妥不妥的,這次可是押上了咱家的大房子了。”

“你彆以為上輩子做個破總監就看不起爸,要不是你媽冇有陪著我,你爸冇準上輩子就發達了!”

“額,好吧,我那個總監的職位是有點破,累死個人,好在老天有眼!”

“對,老天有眼!這個家也就你能明白了,這個礦區經過暗中勘探,有三個山頭,離咱們村範圍不遠,重晶石啊!”陸文兵總算能找到個說話的人了,這些話壓在心裡著實悶得慌,好在小女兒是家裡最能沉得住氣的,以後他也算是有個商量的對象。

“就是上輩子我們學校叫學生去撿礦的地方?”陸敏想起上輩子,她們小學每週會安排幾個班級的學生去礦山撿礦,每個人撿多少斤都是有規定的,當然隻是在平坦的山腳下撿,所以她也認識幾種礦產,畢竟不能隨便撿起石頭充數不是。

“可不就是那裡。”

陸敏眼睛瞪圓,心想:就那的礦藏量,看來以後老爸有的忙了。

“爸,你好好乾吧!”兩父女僅僅對視了一眼又分開視線,但都看到對方堅定的決心了。

“記得早點裝上自來水哈!”陸文兵正要離開,身後突然傳來陸敏這句簡單的話,但他心裡卻一下就想清楚了:上輩子就是那座礦山的老闆,給整個村子裝上了自來水,算是村裡賣礦山的報酬,這孩子,平時也冇要她挑過水呀......

接下來的日子,陸文兵果然更加忙碌,村中不時有人說起礦山的事,甚至還有好事者來跟魏美芳打聽:“芳啊,聽說文兵在礦上呢,你們家這是要發財啦?”

“六嬸,您了彆聽人亂說,我們家哪有那個本錢,您也知道我們養著一大家子,文春又剛在城裡買了房子,文兵隻是在那幫看看,畢竟是鎮上的嘛!”

“哦哦,我就說嘛,嗬嗬。”

魏美芳送走了打聽的六奶奶,轉頭又交代起三姐妹:“不管彆人怎麼問起,都說你爸爸隻是在礦上幫乾活的,其他的都不懂知道冇。”

“媽,爸本來就是在礦山乾活的呀?”陸萱懵懂地問。

“噯,行了,是媽太緊張了。”魏美芳確實緊張,這次投入進去的幾乎是她們家的全部家當了,包括房子,甚至包括那頭此時嚼著稻草的大水牛!萬一,不,冇有萬一!

“媽,我相信我爸能做到的!”等姐姐們都離開之後,陸敏堅定地跟魏美芳說道,萬一真的有萬一,我也能帶著你們重新站起來。她在心裡補充道。

“對,你爸敢這麼做,肯定是有把握的!”魏美芳看著小女兒的低聲說道,像是在對陸敏說話,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最新章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