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顧遠冇有在身邊。她習慣性的去書房,顧遠不在書房,但她一眼就看見了書桌上的《論語》下麵還壓著一本《心經》。想到昨晚小嫩草落荒而逃的模樣,她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了弧度。顧遠一大早就去驛站往顧家村寄家書去了。等他回來的時候,朝廷給狀元的賞賜也下來了,除了有一座府邸以外,還有五百兩銀子的安家費。蘇澤知道那宅子的位置和大小之後,頗為嫌棄的撇了撇嘴,“這朝廷真是越來越摳門兒了。這賞賜的宅子雖然比咱們現在住這宅子要大一點,但位置太偏,還比不上當初三哥考上狀元時獎勵那宅子。”“我看你們也彆搬去什麼狀元府了,就踏踏實實的在這桂樹巷住著。小遠子你去吏部衙門也方便,晚晚你去醫館也近。”小遠子……蘇晚聽到蘇澤給小嫩草新取的這個稱呼,腦海裡情不自禁的跳出了昨晚的一幕。她家小嫩草,還真的不小。哪怕隔著衣裳也能感受到宏偉壯觀。蘇晚想著,臉上不由得微微有些泛紅。正好這時候顧遠朝她看過來,“晚晚,你想住哪兒?”蘇晚瞬間回神,“啊,隨……”她本來想要隨口說隨便住哪裡都可以。但腦子忽然從一堆黃色廢料中清醒了過來,一本正經的說道:“娘這宅子雖然位置方便,但等爹孃來了之後,就住不下了。我們還是搬去朝廷賞賜的宅子住吧。”蘇澤聽到這話,才說道:“顧伯父、顧伯母要來京城了啊?那這宅子確實是小了。可朝廷賞賜的宅子,位置又著實偏了一些。要不這樣,我讓四哥重新給你們覓一處位置好些的大宅子,到時候我們幾個哥哥買下來送給你們!”蘇澤這話,讓蘇晚都驚了一下,平時又窮又摳,有點錢就想著去尋最好的布料,找最好的裁縫師傅,最好的繡娘做衣裳的五哥,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大方了?她不僅有點受寵若驚,還有點不習慣。蘇晚眼中的不可置信明晃晃的,蘇澤想要忽視都難。他氣得伸手戳了戳蘇晚的腦門兒,“丫頭,你這是什麼眼神?不相信你五哥?”“五哥,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找到什麼發財的門道了?”蘇澤不服氣的瞪了蘇晚一眼,“你這話說得,就好像你五哥我平時多摳門兒似的!”蘇晚十分老實的點點頭,“是非常摳門兒!”蘇澤氣得一雙桃花眼泛了水波,看上去居然有幾分可愛。他玉扇在手掌心敲啊敲,那模樣明顯是想把扇子敲在蘇晚的腦袋上,但卻生生的忍了下來。“算了,我當哥哥的,不跟妹妹一般見識。”“小遠子中狀元這麼大的大喜事,我們當哥哥的肯定是要送上一份厚禮的,隻這事兒就這麼說定了。我這就去找四哥一起商議此事。”蘇澤說著就轉身出去了。倒是比蘇晚和顧遠這收禮物的積極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給山裡漢沖喜後,小農女被團寵了,給山裡漢沖喜後,小農女被團寵了最新章節,給山裡漢沖喜後,小農女被團寵了 得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