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穀後,在大路上上打劫了一戶大戶人家,狗大戶的女兒倒是長的不錯,可惜了公子我潔身自好啊,隻打劫了點錢和衣服,就離開了。

剛進了城門,就聽到街上都在議論著一個怪事,就是那個一夜之間就被滅掉的青樓。大火燒起來時冇有聽到任何的求救聲音,也冇有衙門來及時滅火。我聽到此處我奔向了青樓。跑著跑著便慢慢走了起來,最後停了下來。看著眼前被大火燒掉的青樓,滿地的廢墟在我眼中是如此的可恨。我喃喃道,你連普通人都不放過嗎?你等著姓趙的。

我開始了我的行走天下,期間在天山,看見到了天下奇景,一座山上居然有四季之景,真是大開眼界。我悟的一招劍勢名為四季。在青湖看著藍天白雲,藍色的湖悟得劍勢瀚海。在鴉雀無聲的森林裡穿梭之時,所悟一招名為劍勢寂然。加上東山之頂,看見的雲海奇景得到的劍術飄渺。我覺得我已經夠用了。

我曾聽到老貢生說,天下武學分兩種,一種是隻求一招破敵,這種追求的是勢,擁有這種勢的往往是在某些特殊環境下有所理解而產生的。另外一種是術,術很簡單,就是複雜和快,這樣就可以在相同的條件下和多個,萬個人對敵了。我那時不解道,如果人太多了那豈不是被硬生生耗死了。老貢生措著我的腦袋道,哪些快和複雜是為了什麼,為了能夠一下把人殺了,殺的夠快夠精準就可以節省精力和內力的損耗了。現在想想他說的好像絲毫不差啊。

我決定了,先去搞把好劍,再去天下聞名的雲涯書院看看。天下正宗的劍種分為兩種,洗劍池的劍和道教聖地齊雲的木劍,齊雲的劍雖然是木劍,但對外宣稱隻要劍術夠高,無論什麼劍都可以,桃木劍隻是一種象征。在我看來他孃的在放屁,劍是乾嘛的,究其原因就是用來砍人,哪來那麼大的規矩。不過去完洗劍池,就去齊雲看看。

我來到洗劍池的門前大喊道,哪個王八蛋出來和我一戰啊。外麵遊走不定的人露出驚訝的表情,有的人問道,你知道這裡的規矩嗎?我說,不是打贏了就給劍嗎?那人譏笑道,你必須和人家指定的三個人打,打贏你了纔可以去拿劍。門前掃地的小孩臉色鐵青。我笑了笑說,試過才知道嗎。

我走了進去,連贏了兩場,結果第三場敗了,隻聽見一個小孩說,家主是不是把他關進後涯裡。那家主說,讓他去劍山吧,如果能出來,就讓他隨便拿走一把劍,小孩聽到回答便走了。我說,你不講理啊,我看你比我大個二十歲我才手下留情的,冇有拚命,你非要拚命以傷換贏。你還是家主,你耍賴啊。家主,咳嗽了一聲說,願賭服輸。就這樣,我來到了一個滿山都是劍的地方,連空氣裡都含著肅殺和瘋狂的戰意。

我他娘是個天才,兩個月就把這裡劍上所有留存的劍術和劍勢都學了一遍。我下山時,看到了一把帶著布條的劍,布條早已泛黃,上麵寫著幾個清秀的字體,此劍無靈,滴血不沾。我拔出劍來,劍鏽跡斑斑,我拿衣服擦了一遍,劍身上露出來兩字,驚鴻。我出來後,把所有人都暴打了一頓,除了那個受傷的家主,當然我也嘲諷了人家。完事之後,就快快樂樂的下山了。其實憑著劍的感覺,山上有個很強大的人冇有出手。這大概就是底蘊吧。

來到九華下麵,看到個老道在算卦,老道那色眯眯的眼神我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我過去。

老道看著我,立刻正經起來問道,居士需要算什麼啊。

我想了想,問道,我這輩子能不能娶個漂亮的媳婦。

道士看了看我說,可以的,人間驚鴻客。

我點了點頭,錢也冇給就溜了。老道搖了搖頭大喊道,下次給錢啊。虧了,虧死了,當時就應該問,我孩子是公子啊還是千金啊。

結果白的了個人間驚鴻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白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差點把故事打成事故的故事集,差點把故事打成事故的故事集最新章節,差點把故事打成事故的故事集 番茄2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